英倫最後探戈 | 最後相愛的日子

為甚麼「電影明星不要死在利物浦」? 入場前,對電影 《 Film Stars Don’t Die in Liverpoo》(最後相愛的日子)的名字摸不著頭腦。故事於 1981 年的利物浦開始,那位曾經是 1950 年代閃耀荷里活的性感花旦葛麗亞嘉綸涵(Gloria Grahame),在鋒芒過後、幕下徐娘半百落泊異鄉,病重憔悴臥床,身邊只有情心小情人彼得端納(Peter Turner),在最後相愛的日子相伴相依不離不棄,淡淡然為一代影星的夕陽歲月,作不完美但溫馨的落幕。《最》片改編自彼得的回憶錄,細說他走在葛麗亞人生最後三年的路上,刻骨銘心的一段忘年戀情。

紅顏薄命但人生如戲,葛麗亞在《最》片戲外的羅曼史,卻是來得比電影更戲劇性。她痴情亂愛的四段婚姻,老公由影星、電視監製、到大導演尼古拉斯雷(Nicholas Ray),而第四任丈夫安東尼雷(Anthony Ray)更是葛麗亞的繼子(雷大導與前妻的兒子),在安東尼年幼 13 歲時已發生曖昧關係被雷大導捉姦在床;只是屢種情花不結果,四段婚姻還是綁不住美人心。

戲如人生的葛麗亞在 194050 年代演的,也是外型治豔把男人致命的蛇蠍美人(femme fatale), 1952 年更憑電影《 The Bad and the Beautiful 》(玉女奇男)中,不到 10 分鐘的演出擇下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獎。可是,成名後卻因其醜聞帶來戲外戲內的負評不絕,亦令葛麗亞形象一落千丈,在荷里活聲勢大不如前。隨著電影進入彩色時代,星途也像黑白電影般變得暗淡的葛麗亞,淡出影壇,並遠赴莎士比亞故鄉英國,嘗試轉營舞台劇發展。

葛麗亞雖徐娘半老,但倫敦的小公寓未能掩蓋一代艷星的風韻星味,深深吸引了隔壁的年輕舞台劇演員彼得。在一次葛麗亞邀請他練習跳舞,兩人在酒精和的士高舞下充滿激情和火花,互生情意。只是,一位是荷里活性感尤物,來自陽光海灘的加利福尼亞州(California);另一位是寂寂無名的兼職舞台劇小演員,成長在潮濕寒冷雨綿綿的工業城市利物浦(Liverpool),海港渾濁不清,更時值 1980 年代,傳統工業急劇衰落成為英國失業率最高的城市。看到這裡終於明白,電影明星為何不要死在利物浦(Film Stars Don’t Die in Liverpool),就是星沉影寂,高貴的葛麗亞由談吐到一舉手一投足仍是艶光四射。就是彼得的父親,作為上一代的粉絲也直說,認識的葛麗亞不是出現在家中廚房要茄汁、吃麵包的平凡人;這位大明星應該是活在水銀燈下、屬於荷里活的,而經濟衰退濕冷的利物浦容不下這艷治的星光。

恰恰是,這矛盾更把這段蕩母癡兒式的異地忘年戀合理化。那有活在利物浦的無名年青小演員能抗拒跟荷里活性感尤物相戀的理由?加上,安妮特班寧 ( Annette Bening ) 超班演技,有信服力的演活了葛麗亞雖年過半百仍高貴又性感的氣質,自信而充滿熟女魅力之餘,聲音嬌柔又讓人憐愛,自然叫彼得愛得神魂顛倒、處處呵護照顧。難得導演是平實述說這一份真摯動人的忘年真愛;他在處理上既沒有煽情、沒有批判,亦沒有掩飾避忌這多情艷星對愛與性的渴望和需求,讓這對母子情人自然流露出身心相愛,如一般戀人肉體交流,接吻到床戲都坦然交待兩人跨越年齡禁忌而且拍得唯美浪漫,能讓觀眾渾然投入忘卻兩人的界限和距離。

在電影尾段,彼得為實現葛麗亞渴望演出羅密歐與茱莉葉(Romeo and Juliet )的夢想,在只有兩個人的舞台上,諗讀莎翁對白,那情深但唏噓的一幕叫人無不動容。作為傳記式電影,《最》片展現一代荷里活明星星光背後的顛簸浮沉,而一段相距 28 年的忘年戀愛,亦帶出不論年齡、身份、過去或地位,女性都擁有對愛情的欲望和需求;兩個人相愛應該就是單純對方的「本質」。

撰文 | makingXan
Photo Credit | 電影劇照
歡迎讀者投稿,稿件可電郵至: hohobanhk@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