鎌倉陰陽界

鎌倉Kamakura的名氣除了因為漫畫《男兒當入樽》Slam Dunk 必到的打卡點湘南海岸,和以極為貼近距離穿梭住宅之間聞名的江之電Enoshima Electric Railway外,還是日本非常導演山崎貴Takashi Yamazaki帶給觀眾一個不可思議的奇幻世界《鎌倉物語》DESTINY:The Tale of Kamakura)。那是一個幾千年來,鬼魂和妖怪與人類和睦相處的小城。

《鎌倉物語》是山崎貴再次改編日本漫畫家西岸良平(Ryôhei Saigan)的作品。他們第一次的合作是《三丁目之黃昏》(Always: Sunset on Third Street),作品贏盡口碑,令山崎貴獲得第 29 屆日本電影學院獎最佳導演和最佳編劇。其後的電影《三丁目》系列、《宇宙戰艦大和號》(Space Battleship Yamato)、《永遠的 0 》(The Eternal Zero)、《Stand by Me:多啦 A 夢》(Stand by Me Doraemon)、《寄生獸》(Parasyte)等,山崎貴都不斷作多向性的嘗試,而沒有令人失望。他的電影就像在點燃著日本已失落的黃金歲月,把日系餘輝的經典動畫和歷史重新演繹,帶觀眾一次又一次回歸昔日的大和情懷。

山崎貴這次來到《鎌倉物語》仍然懷舊輕鬆,人情味滿溢,而這次的情更是大開妖界的鑰匙。電影設定的鎌倉是人、神、精、靈、妖、魔、鬼、怪的混雜時空,各有其位和規則,卻又能共融和諧地生活。故事講述小說家一色正和(堺雅人 飾演)帶同新婚少妻亞紀子(高畑充希 飾演)回到鎌倉,在祖屋打算展開溫馨的新婚生活。亞紀子在這陰陽之地,由起初的陌生害怕到招瘟神入屋三餐一宿,純真的她用愛心跨越界別和睦共處,令小家庭胡鬧得來又充滿溫馨浪漫。只是好景不長,一次意外亞紀子靈魂被帶到黃泉,一色為救少妻,展開了一段穿越生死夢幻的冒險之旅。

電影前半段是《三丁目》小品式的浪漫真摯,輕鬆情節跳躍於魔幻與寫實之間,到後半段來個超現實黃泉冒險大躍進。山崎貴把流在日本人血液中的動漫特攝盡情發功,尤其向宮崎駿(Hayao Miyazaki)老師的《千與千尋》(Spirited Away)至敬;導演就是有能力把宮崎駿天馬行空的夢幻國度來個立體化真人版,把動畫世界推向另一種的真實感。雖然《鎌倉物語》的視覺特效,在屢經荷里活排山倒海式 CG 洗禮再洗禮的觀眾來說或許不夠震撼,甚至略見瑕疵,但山崎貴式電影可愛動人之處,正正就是滲著濃濃日系懷舊色彩的獨門 CG 特技,把日本傳統特攝和現代 CG 柔合,成功帶觀眾進入其創作的夢幻世界而完全沒有違和感。

近來不少電影都在重新演繹對死亡和死後世界的觀念。而《鎌倉物語》亦以生死作為主要命題,並在片中帶出濃烈日本色彩的人間冥界,兩者都是光怪陸離的妖、魔、鬼、怪共存空間,生死就像兩地分隔,靠電車聯繫接軌「重逢」;生離死別只是階段過程,守著真愛便能超越界限,連繫陰陽永遠在一起。電影中描述黃泉是靈魂在投胎來世前的休息站,其設定造型亦因應個人的想象而改變;換句話說,就是每個人的想象和意念,在建構也在局限著對生死的看法。

電影中的幾對夫妻,無論魔界投胎、化身鬼妖、減壽甚至留居黃泉,原因只為一起延續愛。就像黃泉因應個人想象不同,愛也因應個人經歷不同,要放手也要執著;夫妻之愛可以是簡單的一頓飯,也可以是刺激的一場冒險。山崎貴的電影系列無論如何包裝,又或不同類型的創作呈現,都在努力燃點著人類漸漸已遺忘失落的純真與愛,從懷緬過去美好的時光,喚起我們無論光景如何,總是要坦誠認真的去愛。

《鎌倉物語》雖然魔幻但沒有離地,有趣的是電影沒有設定在哪個年代,但劇中人界和冥界的特色都是窮,大大幽了現今日本經濟一默。

撰文:makingXan
Photo credit :電影劇照
歡迎讀者投稿,稿件可電郵至: hohobanhk@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