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品 012
窮得,只有夢

會是這樣嗎?
在香港,看藝術展覽,非  Art Basel 不好;談到設計展覽,深圳、廣州的,統統比香港好。
再說文創氣氛,先數中環 PMQ ,再數是太平山街?飲咖啡,論品味,大概就是蘇杭街?
香港有個貧民集中地叫深水,深水有條大南街;大南街上有間 common room & co.
這空間說了這樣的一個故事 — 無可以變有,不可能還是充滿可能性。
因為,香港人,還是載著力量的。

起雞皮的滾動

二零一七年四月,黃昏,深水大南街 198 號的門內門外,鬧哄哄的。沒看見舞龍舞獅,來看熱鬧的,也不是街坊阿叔阿嬸。
這夜, 由 DIMENSION PLUS 共同創辦人林欣傑 ( Keith ) 策展的「設計時代」 ( Designing Age ) 舉辦講座。展覽的主角 — 平面設計師黃新滿固然有出席,另外兩位嘉賓講者夏永康和黃志淙的出現,亦叫座力爆燈。

「設計時代」是 Keith 形容,自從在大南街開設 common room & co. 以來,第一次令他雞皮疙瘩的事件。
「一直想辦一個關於 1980、90 年代流行文化的展覽 ,就是在想從前那麼美好的流行文化年代,怎麼這一刻像是不再厲害?但反過再問,真的不再厲害了嗎?」
當時,他就是想邀請平面設計師黃新滿,不但因為他曾參與《春光乍洩》、《2046》等電影海報平面設計,還因為他替香港國際電影節 40 周年設計的海報,再次技驚四座。

設計時代展覽主角黃新滿 (受訪者提供)

這位跨世代設計師,踏足深水,就激起千層浪。
Keith 說,展覽的幾場講座,到訪人潮擠滿整條大南街,「實在是很瘋狂,大家仍然很熱血,想去出一些很厲害的作品。」聽來,令人身心俱滾動。

同年十一月,Keith 又邀請電影海報及唱片美術設計師顧沛然 ( Rex Koo ) 舉辦「七孔流血」展覽,以香港電影文化角度看生與死。
再一次,萬人空巷。
「那一刻,我覺得這個地方可以做到,我稱為的 movement (運動),可以在這個 movement 浪潮下,幫手推一把,令更加多人知道這件事,從而啟發大家的參與,那是一件很美滿的事情。」

七孔流血展覽 (受訪者提供)

驚鴻一,還是細水長流?

他口中的這個地方,就是 common room & co.
這一個複合空間,既提供展覽場地,又有自造者空間 ( maker space ),也是書店,還可以飲咖啡。
太陽底下無新事。作為複合空間,再多再闊的內容、概念,理應亦可包容。
只不過,這空間的落腳點是在深水

空降深水 ( 受訪者提供 )

搶答遊戲:你眼中的深水有何特點?
窮?對啊,是全港第二貧窮地區。
其他特點,還包括:雜亂、危險、人多、麻甩佬 ……
Keith 就數下去:「深水有很地道的香港味道,那些不同行業的招牌,外國藝術家都很喜歡的。」
「說到文化背景,可以由詠春派大師葉問說起,當年他就是在大南街開設武館;而近南昌街那邊,從前是新亞書院……」
你又可曾細意品味這舊區的美態?
那是屬於香港的獨一無二呢。

這複合空間成為氣質男女的聚腳點。(受訪者提供)

Keith 本身從事多媒體藝術創作,雖然不是身光頸靚那種,但也是位氣質男。走在深水,行過那些布料皮革五金鈕扣批發店,總有種到此一遊的感覺。
怎看,也不是落地生根。
common room & co. 的藝文氣息,更像從天而降般,嚇到街坊驚呼那種。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開幕,至今 18 個月,還是滿有生命氣息。
玄妙是,common room & co. 之後,再來了合舍、MIDWAY,近期還有樓上店 foreforehead
大南街、基隆街,竟然成為氣質男女流連穿梭之地。

「現在有不同的人,開始在這處聚集起來,我相信那力量就是深水埗這社區,本身有的元素,再加上這處的氣氛。」
「我想那不只是我們需要的,而是我們覺得很喜歡這處,因為這是香港唯一還有種氣氛,可能會幫助到創作的地方。」
「未必是唯一的,但是一個很重要的地方,有其他人的參與,或者共同去創造這樣的氣氛,這樣的一個社區。」
從來,改變,不能單靠一人之力;惟有人與人連繫起來,才見力量。

Keith 盼望為 common room & co. 帶來更豐富的內容。

天時地利人和

Keith 把飲咖啡這元素,放進 common room & co.,應該是點睛之作。
他曾任教城市大學新媒體藝術,學生多半會到深水選購材料、零件。
「就算自己來買材料,逛著逛著,都希望有個地方坐坐,然後才再逛。」他說,那是有點像大學的common room,不同學系的同學,隨意來,隨意去。

假如展覽場地、書店和自造者空間都屬於被動的内容,咖啡師 Alex 大概就是這複合空間唯一「活」的主動媒介,為這空間注入生命氣息。
「咖啡在這個空間,可以把大家連結在一起。來這處的人,目的各有不同,有的純粹想看書時,有杯咖啡飲,有的覺得這空間好坐,有的來看展覽。」
「咖啡這元素很好重要,重要是,沒有了它,就好像只是來看展覽,就少了一個層次。」
「那多一個層次是,我們會嘗試以咖啡來連繫這空間的三個部分 — 書店、maker space、樓上 gallery。」

Alex 認為咖啡把大家連繫起來 (受訪者提供)

Keith 強調,common room & co. 並不是要做咖啡店,店內亦只提供咖啡,沒有意粉、全日早餐之類。
不想本末倒置,背棄初衷。
倒帶至二零一四年,也曾有年輕的藝術家進駐深水,甚至發起過「深水藝遊區」計劃。
轉眼,人去樓空。
Keith 相信大家都喜歡文化藝術,亦堅信深水這舊社區,很適合盛載及傳播這氣氛。

高手多半在民間

新舊共融,產生嶄新的化學作用。
保育、傳承,不一定要大鑼大鼓,出自民間,安安靜靜,潛而默化。
這又可會出現最少的扭曲,最持久的承傳?

Keith 這樣認為:「把內容做好,總有喜歡這種文化的人。」
內容的好,不只是辦三兩個驚天動地的展覽,熱血一時,還有自造者空間 、書店,和作為連繫者的咖啡,也要各顯魅力。

明和電機展覽 (受訪者提供)

Alex 加入 common room & co. 前,才完成浪漫的法國工作假期。
那種浪人咖啡師的氣質,怎也不會屬於深水埗吧?可會是天使跌落凡間,錯配、亂碼?
「深水的複雜性和多樣性,其實是類似 common room 的狀態,都是有材料、有手作、有書,當然不會有齊深水所有的東西;但因為本身有其複雜性,並且呼應著深水的複雜性,兩者的本質是有點相似。」
「或者你認為咖啡文化在深水並不算流行,但或者,正是在一個不太有咖啡文化的地方,才需要推廣。」

Keith 以辦設計相關的活動為目標,因為他認為,香港設計界臥虎藏龍,舊人如黃新滿、顧沛然,作品令人驚讚、熱血沸騰,新人更不勝枚舉,只是苦無深度推介的渠道。

「不少文化空間,在不同的國家、城市,都可以維持一段很長的時間,每次重新遊歷那個城市,都會回到那個文化空間,但香港似乎很少這樣的地方。」
「如果這個地方是這個城市需要的,我都希望今年 2018 年來過,2028 年再來的時候,我們還在這處做同一理念的事情,內容依然很豐富。」

他更期盼,可以連結周邊城市,讓大家再認識香港新的力量。
或者,別再說甚麼香港人不夠好了,可以嗎?


撰文  陳零
編輯  堂
硬照攝影  Lewis Wong
..
短片編導  Grace Chan
攝影及剪接  Trevor T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