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洩的墮落天使 | 嘉年華

20171122 日,北京揭發『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事件』,幼童被教師強餵不明藥物和打針,甚至集體性侵達一年,隨即幼兒猥褻事件在內地鬧大和不停發酵。「剛巧」電影《嘉年華》( Angels Wear White ) 諷刺地在國內 1124 日上映,雖然《嘉》在當時電影的排片比例只有 1.3%,但在這敏感時刻,一部探討兒童性侵和社會暗黑面的獨立電影能正式公映,實屬是難得。

更可貴的是,內地山西平遙國際電影節也給《嘉》片一個肯定的名份 — 頒發費穆榮譽最佳影片獎。是天時地利也是人和,女導演文晏亦憑《嘉》片獲頒 第 54 屆台灣金馬獎最佳導演獎,同時入圍第 74 屆威尼斯電影節主競賽單元的華語片。《嘉》受到各地電影節愛戴和內地社會的肯定及關注,但相信導演更希望被關注和正視的是,電影帶出的社會問題。

2014 年一樁關於女童性侵的新聞案件,觸動文晏拍攝《嘉》的念頭 — 電影故事發生在某夜的某海濱旅館,小學生小文被當高幹的乾爹帶進似是「嘉年華」的花花世界吃喝玩樂 ,但糖衣背後是現實成人世界貪婪慾望的摧殘。旅館前台沒身份證的黑工小米,從閉路電視目睹高幹闖入小文房間的畫面。當晚兩個素未謀面的女孩在一夜之間命運糾纏,一個被成人性侵、一個被社會壓榨,兩具軟弱無助的軀體被現實洗禮後已不屬於自已,唯有怒目啞忍低頭作最後反抗;那屬於青春的美好年華,未及綻放己淍謝。

這層壓式欺凌在物質掛帥的生態環境下,也許是森林定律的生存公式;但更心寒是沉默會像瘟疫般蔓延,周邊人的旁觀和冷漠,麻木地埋葬公義的幫兇,還是佔社會的大多數,一環緊扣一環,無盡的謊言和掩飾,是電影情節,也是現實社會的縮影。由女童被侵犯引出女性在父權社會生存的長久欺壓,不同身份年齡階層的女性,只成為赤裸裸的獻祭物,無助地任由宰割;披著人皮起舞喧囂的暗黑「嘉年華」更像一場良心失喪的獸宴,每人都來到小文的祭壇上分一杯羹。

電影開場的海濱度假沙灘,屹立著一具性感的夢露(Marilyn Monroe)巨型雕像,白裙揚起春光示眾,是電影《七年之癢》(The Seven Year Itch的經典畫面,也是把女性裙底春光成為商品展示的經典形象。小米透過夢露張開雙腿的跨下看天空,再從小文兩腿之間的陰影換取自己的曙光,最後更換上白裙用自己跨下作籌碼以換取自由。

巨型夢露是《嘉》片中的墮落大天使 (電影英文名:Angels Wear White,女性被物化成為商品的符號象徵。作為敢言的女性導演,文晏最後安排把夢露推倒,小米穿白裙在賣身邊緣駕著電單車出走,雖然踏上不知方向的路上,但最少代表現代女性有權自由高呼:我的跨下我作主!

這是一個經濟狂颷的年代,性開放改革的社會。導演文晏用《嘉年華》作電影名字是因為:「我們生活在一個像是嘉年華似的時代,天天都是喧囂,過得像過山車一樣的。」城市人奔波勞碌,工作生活只是順流前衝,有些事情就在奔流中擦身而過,麻木的大多數終究鮮有把步伐停下來,去關注社會邊緣問題和背後的弱勢群。現今眼花撩亂的 IMAX3D4D 荷里活大片帶來「嘉年華」式官感震撼下,願有心人能把腳步慢下來,去欣賞一些關懷社會問題的商業弱勢電影。

撰文:makingXan
Photo Credit :電影劇照
歡迎讀者投稿,稿件可電郵至: hohobanhk@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