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香味的誘惑

中環一家開業近一世紀的咖啡豆專賣店,兩個家族、四代人,為其守望。
上一代經營者何伯,專注炒豆,與咖啡豆談了差不多一輩子的戀愛。
當初,他的子女由不愛咖啡,到全身投入咖啡行業,只因父親的觸動。
後來,卻因為一杯台灣的精品咖啡,一刻愛上當中的酸甜回甘。

尋香記

某天的下午,一名女士正在毗鄰中環域多利監獄的咖啡豆專賣店,選購咖啡豆。這店開業已 91 年,並有著長長又特別的名字 — 奧林比亞接臣咖啡(Olympia Graeco Egyptian Coffee )。店內所賣的豆子,全屬自家烘培;昔日的港督、明星名人,以至鄰近監獄及警局警察,都常去買豆,也見證一個年代的變遷。

大眾對咖啡的要求愈來愈高,那位女士選的是單品咖啡,但她說不愛太酸,於是女店員向她推介了一隻微酸偏甜並帶有花香味的單品豆。研磨後,正在店一角篩選壞豆的男店員,即時放下手上工作,接過咖啡粉包裝封袋。在一室都是甜甜的咖啡清香下,女店員細心講解沖泡要領,女客人亦滿意離開。

右邊的磨豆機,一代傳一代,曾有博物館求售。

小店沒有精美裝修,路過並不顯眼,但每逢小店炒豆日,整條街都充滿咖啡香氣,誘惑著不同國籍的咖啡迷。
「我們可速遞送貨,但有些客人會特意來店買,說是喜歡聞這裡的咖啡豆香。」說到店子,男店員難掩自豪表情。
「別看他現在健談,當在忙碌及專心炒豆時,就不太說話。」女店員說。
這對店員好拍檔,正是咖啡豆店的第四代經營者,也是一對姊弟 KatieEdwin。二人於 2011 年,繼承亡父何伯的老店,並由姐姐主理銷售、挑選來貨及試味等工作,弟弟則因承傳父親的炒豆技術,故專職炒豆、併豆及送貨。

早年只賣商業豆,近年兩姐弟迷上了精品單豆。

戀上,就一輩子

「年輕時,不喜歡到店舖幫忙,覺得待久了,滿身都是咖啡味,不好聞。」Katie 說。
「畢業後曾幫手送貨,後來出去打工,店都是由父親獨力經營;後來見父親年紀漸大,體力不足,我們便回到店幫忙。」Edwin 說,不想父親心血付諸流水。

何伯是新會人,幾歲來港,最初在船倉當童工,後來當上炒豆工人,與咖啡結緣一輩子。當年,香港咖啡豆店不多,小店成了業界的清泉。在 1980 年代前,半島、希爾頓、文華東方等多間五星級酒店,都向該店訂貨。店子牆上貼了多份不同年份的華洋剪報,照片記錄了何伯的青年、壯年,到老年;而剪報旁的一張黑白中環舊照片,還能找到該店的舊址,很有種時光被凝固,回到當年的感覺。

何伯早年負責炒豆,連美國之聲也訪問過該店 (左),右相是有心人送何伯,放大可以看到在畢打街的原店。中間的照片是一位攝影師專誠替何伯拍的。

「這張照片是客人送的,是這店的原址,當年開在中環畢打街,店面藍色,面積比這店大。」Edwin 說。店子由 1927 年開始經營,專賣咖啡豆及煙草,創辦人是一名來自希臘的埃及人,後來交由女婿經營,何伯就在 1955 年入職任炒豆師傅,並兼任樓面工作。
「聽父親說,那時羅文等藝人常去光顧,第二代老闆還會在店內跟熟客玩玩百家樂,父親則沖咖啡招呼他們。」由於第二代經營者無兒女,後來於 1984 年把老店頂讓給何伯。

Katie 回想那些年,小店只賣由父親烘焙的 Java and Mocha Blend,屬商用咖啡,由不同豆混合。1990 年代連鎖咖啡店冒起,對小店造成打擊,生意益發難做,幸得熟客的支持,何伯倒算是捱了過來。
Edwin 也說,殖民年代,光顧的客人,都是英國人為主,也有一批居港日本人,近年多了不少日韓遊客,憑當地旅遊指南介紹上來,客人也年輕化,開始有中學生選購單品咖啡。

何伯的魔法

咖啡味道隨時間轉變,人心也隨年月發生變化,兩姐弟由不愛咖啡到愛上,其中亦被父親的工作熱誠感染。 Edwin 年少時,也曾跟隨父親學炒豆,那是舊式炒豆機用大滾輪去炒那種,大火燒著滾輪,把生豆炒熟,工場往往高溫難耐,並不像現代化烘焙那麼輕鬆。
「熱得像煉獄,工作時,一定要脫去上衣。」待炒好的咖啡豆降溫後,父親就上陣兼當搬運工,所有工作一腳踢。
「看到身形不壯的父親能抬起整袋豆,幾乎是 80、90 磅啊,真的很厲害。」他還說,父親一直沒有提出接手事,只是帶他去幫忙:「可能想看看我是否合適吧!」

真正讓兩姊弟對咖啡著迷,大概是一次台灣之旅。他們說到在機緣下,品嚐到當地咖啡大師沖泡的虹吸式咖啡,雙眼還是會發光的。Katie 說是驚為天人,讓她和 Edwin 都徹底愛上,還開始引入單品咖啡豆,部份更達精品級數,用中淺烘焙,帶出果酸風味。
「香港人不愛太酸的口味,但喜歡的,自然找上門。」面對喝慣普通咖啡豆的客人,他們會向客人教路,如何在普通咖啡豆中加入單品豆,溝出自己喜歡的風味。
「以前認為深黑色、帶苦的才叫咖啡,實情咖啡有不同味道;同一種豆,每次沖泡的味道都不一樣。」
一愛上,就無法自拔。

萬般帶不走,小店經歷數度搬遷,人面雖變,但 90 年前的磨豆機,以及開業至今的鏡子、工作櫃,仍然保留於店,伴隨著上一輩的咖啡精神,傳到下一代。
由於鄰近被活化後的中區警署建築群即將啟用,帶動地段,小店舖位亦已被收購,並將於 10 月遷走,暫未定出新落腳點,但這奧卑利街的咖啡香,大概將隨之飄散如煙。

奧林比亞接臣咖啡
地址:中環奧卑利街 24 號地下
Facebook 專頁:Olympia Graeco Egyptian Coffee

撰文:瓦丸
攝影:Alex Ma
編輯:堂

原文於眾新聞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