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之鍊金術師 | 挑戰者 1 號

本世紀最偉大的電影鍊金術師史提芬史匹堡(Steven Spielberg),像得到賢者之石般長生不老, 70 多歲高齡仍懷著赤子丹心和活力,一年間大施戲法,煉出兩部主題截然不同的精彩電影 — 分別是今年初的《戰雲密報》( The Post),以及正上畫的《 挑戰者 1 號 》( Ready Player One ) 。《戰》回應的是現實中媒體為維護新聞自由與政權的抗爭,《挑》則預言未來在虛擬世界的自由,換來現實世界綑綁勞役的悲劇。在鍊金術大師的掩眼法下,兩部故事底板都是圍繞著人的良知和維護公義,而對極權統治的反抗。這是史匹堡電影常見的主題和核心價值,也是電影鍊金術師的賢者之石。
 

《挑》電影改編自遊戲發燒友兼作家埃諾斯奇連(Ernest Cline)於 2011 年出版的同名暢銷小說。雖然故事設定在 2045 年的未來,電影卻建構了一個超級貼近現實的世界觀 — 環境瀕臨崩潰邊緣、居住的土地問題、背負債務生活在貧窮線的人口佔城市大多數、社會貧富懸殊卻共同沉醉於虛擬世界「綠洲」(OASIS)。一個能實現夢想和尋寶的「烏托邦」,無論貧富美醜高矮肥瘦男女老幼,都能在「綠洲」的虛擬世界裡隱藏現實的身分。玩家像電玩遊戲角色設定般,可以重新自訂身分和外貌,不受現實的限制,尋找夢想和希望。鍊金術師史匹堡籍著超現實的 VR 技術作法,把所有角色和遊戲互動立體化,錬出一個亦真亦幻的「綠洲」,讓觀眾也能在 140 分鐘投入這想像的旅程。
「綠洲」背後就是一個跨越不同年代的電玩遊戲、動漫、電影、音樂等潮流文化的網絡遊戲平台。這種平台在今天並不是新鮮事,那些 VR 科技 10 年內應可在現實世界出現。反觀,最難實現這跨流行文化網絡平台的是版權問題;單就這電影出現的震撼排埸和畫面,就已花了 3 年在版權上。又因為版權所限,原著小說在最後大戰出場的咸蛋超人(Ultraman)亦無法在電影現身。看來在虛擬世界拯救地球的咸蛋超人,還是受制於現實商品權限的束縛

VR 電影對今天的觀眾不再新鮮,加上 3G 科幻大片帶來的感官經驗亦變得有點麻木,《挑》卻仍能以 VR 電影為賣點,讓觀眾耳目一新,按不住興奮驚喜的歡呼拍掌。《挑》的魔法元素就是集體回憶的喚醒 — 鍊金術大師把不同的流行文化和視角元素混合提錬。

故事結構是《朱古力掌門人》( Chaile The Chocolate Factory)加《阿凡達》(Avatar),再混合史氏的奪寶冒險歷程。電影主角沒有王牌巨星,但每個過場閒角都有機會是動漫、電玩、電影獨當一面的主角,這尋找彩蛋遊戲當然是電影主打話題和很多觀眾興奮入埸的原因。

另外,史匹堡這次使用電影符號就是大師級的示範作,海量的影音符號像是潛意識的鑰匙,由 60 00後的觀眾,都會興奮的找到代入感和共鳴。舉例說,男主角在首場奪寶駕駛著電影《回到未來》(Back To The Future)的跑車,透過這符號,影迷即能喚起《回》的潛台詞:回到過去改變未來;這是男主角頓悟後奪寶的竅門,也是史匹堡在《挑》的電影策略。那是帶動觀眾經歷從過去的流行文化,改變未來的科技和生活:From Back To The Future

 《挑》片就是各取其所的大型超市,觀眾可以享受尋找彩蛋的樂趣,也可以單純為視覺效果,而投入電影中的冒險故事,更可以拆解鍊金術大師的潛藏電影符號。入場的觀眾請就座,戴上你的 VR 眼罩一同進入「綠洲」旅程,看我們最偉大的電影鍊金術師,用鑰匙打開你那一層的心靈世界。

撰文:makingXan
Photo credit:電影劇照

歡迎讀者投稿,稿件可電郵至: hohobanhk@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