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香記

咖喱是印度之味。
椰漿在東亞菜中常見。
鹵水則代表粵菜。
在新填地街一隅,卻是百味雜陳,這股濃香是各地香料的集成。
但味道,對李澍林及李澍強兩兄弟來說,卻是最熟悉不過。

香料百科

無論是童年的味道,還是家鄉的味道,在新填地的誠興,你會找到的,是各種佳餚香味的「起源」,它是最原始的香料味。
誠興落戶新填地街已超過 50 個年頭,專營香料零售批發,經過該店的人,準會被氣味所吸引。放眼望去,開揚的店面陳列數十樣香料,大路貨如花椒、八角、草果、香葉、陳皮、桂皮等十數樣鹵水料,分為不同等級,有大袋散賣的,也有紙包裝的,而咖喱、辣椒粉等則用大玻璃瓶存放,井井有條。

「揀香料靠經驗,用眼望、用鼻聞,就能分辨好壞。」李澍林望向香料,迤迤然的說著。
他是誠興的第二代經營者,與弟弟李澍強一起撐起這間 60 多年歷史的老字號。

說這店是香料百科,亦不為過。

老店以專門齊全見稱,香料品種就有過百款;為求香料新鮮,誠興每次只會準備約 1 個半月的貨量,這為老店贏來了不絕口碑。
目前供應油尖旺區內近兩成食肆,如茶餐廳、粉麵檔的鹵水牛腩牛雜,東江菜館及餐廳的沙薑雞,製作香料都是從其取貨。

椰子咖喱香

「當年父親就靠這間店養起了一家十口,真的不容易,因此我也很崇拜他。」李澍強說。
這個白手興家的故事,可從二次大戰時說起。
李澍林的父親李炎是廣東新會人,當年他為走避日軍來港,其後跟隨香港的親戚學做香料。1953 年,李父在油麻地開了誠興,前舖後居,做起了椰子及香料生意。

李澍林說,19601970 年代,零食選擇不多,香甜的椰子成為零食之選。
「以前涼茶舖及冰室流行賣椰子汁,又用椰漿製作馬豆糕等甜品。」

誠興以賣椰子香料起家,兩兄弟由 10 多歲起就到店舖幫忙,開椰子成為他們兒時的工作之一。
由於新鮮椰漿不能久放,保質期只有兩天,故店內設有大雪櫃專門用來存放椰漿。
隨著時代發展,每事每物都有其興衰,90 年代椰漿罐頭上場,食肆都轉用罐頭,鮮椰子香料生意從此式微。

今天的鮮椰子都用於婚嫁,但昔日曾一度是流行飲品和甜品。

除開椰子外,兩兄弟的另一工作,就是調配咖喱。
「咖喱粉是自家調配的,配方是傳授自父親。」李澍林說,其祕製咖喱粉由 30 多種香料混合而成,再磨製成粉。
「以前咖喱都是自己磨的,後來政府立例要領牌,我們便把香料交到荃灣的磨坊;與他們合作也幾十年了,由父親一輩開始。」

陳皮當然愈老愈好,但選擇多,豐儉由人。

不退不休

李澍林共有七兄弟姊妹,他排行第三,對上有大家姐及哥哥,當年接手老店,全因讀書不成。
「父親很開明,只要我們讀得上,都很願意供我們讀書,大哥喜歡讀書,父親便供他到英國留學,70 年代初回港,他在股份過戶登記處當上 CEO (行政總裁) 。」
兄弟姊妹各有發展,李澍林及李澍強則在店內工作。李澍林說,年輕時有父親及夥計看店,自己可以「自出自入」,故當初很樂意回店幫忙。
就這樣,兩兄弟做著做著,轉眼就是一個甲子。

開業已有的老秤,現在還在用,更通過海關抽檢,足斤足

「高峰時全港約有廿、三十間香料專門店,但大部份因後代不肯接手而結業,現在數目相信少於十間。」
李澍林指,現在香港生意難做,租金貴、開支大,賣香料實情利潤有限,幸好舖頭的業主是親戚,沒有大幅加租,才令小店維持下去。
當年,為提高生意,李澍林會親自到食肆推銷香料,近年,年紀大了,也就放慢了腳步。
他跟弟弟的子女都曾到英國留學,說到傳承、接手甚麼的,他們都就像父親對他們一樣,隨孩子自己選擇。
個月前,弟弟唸工程的兒子開始到店舖幫忙,由零開始學習。
辛苦不辛苦,習慣不習慣,他們都沒有特意去問。

他們兩兄弟,六十出頭,都說會像父親般,永不言休,一直鎮守老店。
「都幾十年了,已經習慣。」
「父親一直做到 70 幾歲,每天都到店呀。」

前舖後居格局,以從李氏一家就居於閣樓,這隱於店內的雪櫃、石級,都是年代的見證。

誠信金漆招牌

兄弟倆從老父那裡得來的,不止是一門生意,也有香料的學問,還有營商的態度。
「做生意不要騙人,客人要甚麼就要給甚麼,沒有的就說沒有。」
「有食肆到其他舖頭買了貨,但不對辦,都會轉到我們這裡入貨。」李澍林說。
李澍強又說:「誠興,應該指做生意要誠實,才會興隆吧!」
就是「誠信」,讓老店的金漆招牌,延續至今。

誠興椰子香辣原料
旺角新填地街 459 號地下

撰文:瓦丸
攝影:Alex Ma
編輯: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