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品 010
誰是陳浩基

關於陳浩基,傳媒筆下有這樣的冠名:
「港產推理小說作家」、「揚威海外的香港作家」、「亞洲作家第一人」...
然而,大部分的香港人可能會說句:「而我不知道陳浩基是誰」。
陳浩基是 Made in HK 的推理小說作家。
默默耕耘,自得其樂,不求揚名立萬的香港人。

你若精彩 天自安排

剛推出新作《山羊獰笑的剎那》的陳浩基,人在東京出席簽書會,新書亦先在台灣出版,才輪到香港。「沒有在香港得到很大回響,我不覺得是一件很悲慘的事;假如作品是好的話,自然會有回響。」他不只一次引用陳果導演的《香港製造》為例,那是一齣以過期菲林製作的香港電影,卻先後獲多個國際電影大獎。

如你不知道陳浩基是誰,網上不難找到他的資訊。
他早於 2009 年已憑《藍鬍子的密室》奪第 7 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首獎, 2011 年更憑《遺忘.刑警》奪得第 2 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其後的個人長篇《 13.67 》更被繙譯成多國語言,其日文版今年初更獲「週刊文春推理小說 BEST 10 」與「本格推理小說 BEST 10 」第一位,前者是排名榜設立 41 年來首次有亞洲作家入選。
這小說的電影版權更由導演王家買下。

香港文化土壤貧脊,是不爭的事實。「貧脊不代表你不需要在貧脊地方栽種,你可以在肥沃的土壤栽種後,移植回來香港,甚至可能靠這個移植,令到土壤變得更加肥沃。」
「其實不是壞事。」
陳浩基是這樣認為:「我常覺得,一個人能找到一份職業,可以很享受地去做,甚至覺得不需要放假,能在工作上得到樂趣,而這工作還能帶來金錢,老實說,那真是無欲可求。」
「不可以再貪心要求,再做其他其他事。」

不要刻意追一匹馬

如你不知道陳浩基是誰,他是位半途出家的推理小說作家。
「自己本身喜歡閱讀,小學開始看《福爾摩斯》,驚為天人。中學開始睇其他推理小說,例如日本的橫溝正史松本清張、東野圭吾、法國的盧布朗 ( Maurice-Marie-Émile Leblanc )。」
不過,他一直沒有寫作的,而且是那種覺得能寫千字文已很厲害的閱書人。
他中文大學計算機科學系畢業後,就當了 10IT 人。
然後,他想來個悠長假期,原意是自我進修,卻無意發現了台灣推理小說協會所辦的徵文比賽。
「很多地方辦徵文比賽,都要寄實體原稿紙,這個只需 email 稿件便可,覺得幾得意。」
從此,他笑謂是「踏上不歸路」。

他形容自己幸運,一起步就獲獎。
2008 年,他先憑童話推理作品《傑克魔豆殺人事件》入圍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決選,翌年是以《藍鬍子的密室》及犯罪推理作品《窺伺藍色的藍》同時入圍第七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決選,並以前者奪得首獎。其後,他再以推理小說《合理推論》獲得「可米瑞智百萬電影小說獎」第三名,又以科幻短篇《時間就是金錢》獲頒第十屆「倪匡科幻獎」三獎。
從來,成功無僥倖。

《遺忘刑警》奪得第 2 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也讓陳浩基選定全職作家路。(網上圖片)

陳浩基有心理準備「食穀種」,只是義無反顧不斷專注寫作。
「之前都節衣縮食,無欲無求,沒有刻意找娛樂,或是買甚麼衫褲鞋襪。」
他想走作家路,其實也經過推理的。「在香港當作家,能賣到一冊 3000 本,已經很了不起;以 3000 本書計,作者一般收 10%  版稅,以書價 100 元計,每本只收 10 元,賣 3000 本,也只收 3 萬元,假如花半年寫一本書,等如五千元一個月。」
「人工比最低工資還要低。」
聽罷,心都冷了一截。

用追馬的時間去種草

「我第一年入圍『台推』,第二年拿了兩個獎,總算有獎金收入,也打響了小小名堂。再過一年,就有編輯來邀請出書。」當時,他獲邀出版流行小說, 5 萬字一本,幾個月完成, 49 元台幣一本,全台灣幾千間便利店發行。
「收入不錯呀,密食當三番。」四年間,他創作了十本輕小說,題材有奇幻、恐怖、科幻等。

衣食足,才能更專注創作,這一點,大概是香港沒有給他的。
不用「食穀種」,陳浩基還接連創作了《遺忘.刑警》和《 13.67 》,也讓他在海外文壇拾級而上。
然而,他亦從未忘本。
兩部作品都滲透他對社會議題的看法。
「任何一個作家,都一定有自己的一套價值觀,而這套價值觀會不知不覺寫到作品去,不需要刻意去做。」
「當你成長和生活都在這個地方,自然對這個地方有感情,也就會把所看到的、想説的,都寫在作品內,繼而引起對這個地方的關注。」

喜歡寫,就一心一意寫

初心就是寫推理小說

陳浩基強調,那些只是副產品。
「我是個流行小說作家,我喜歡寫推理小說,我更希望讀者在我作品中得到娛樂,這個是自己最基本的諗法。其他全都是副產品。當年,喬布斯輟學學寫書法,很多人說他發神經,但卻因為他學寫書法,Macintosh  才有打印到靚字體的打印機,然後才出現數位革命。」
「《遺忘.刑警》以至《網內人》都有寫我對香港的感情,但這不是一定的,我寫奇幻小說,寫魔界,那些題材無可能把對香港的情感放進去,但我可能會加入某些社會議題,但不一定。」
「副產品可以產生很特別的化學作用,但那不是最初的想法,亦不要本末倒置。」

談到香港,陳浩基說,短期而言,他對香港是悲觀的。
「長期就不知道,但悲觀不代表絕望;不可以因為某些問題而感到絕望。」
「只要堅持落去,我相信總有一天,世界是會趨向自由、和平、民主的。」

活在當下,陳浩基繼續在肥沃的土壤栽種,繼而移植回來香港。
或者有天,就是憑那默默的移植,令到這個原本貧脊的土壤,變得肥沃起來。


Acknowledgement

場地贊助
.JPG

特約訪問
余震宇先生

...

撰文  陳零
編輯  堂
硬照攝影  Mike Tam
..

短片攝影及剪接  Trevor Tse

 

眾新聞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