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談良心嗎?| 廣告牌殺人事件

電影被譽為本屆奧斯卡的黑馬,導演 Martin McDonagh 表示《 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 》的故事的雛形誕生十七年前,曾看見兩塊形式上別無二致的廣告牌,令他不禁想像什麼人會弄這些廣告牌,然後浮現出一個母親的形象,這個故事就如此誕生出來。而今天這個普通的電影名字底下有著甚麽深刻的故事呢?

故事是由 Mildred 的女兒 Angela 被姦殺七個月後案件仍未任何進展開始, Mildred 為了展示她對於警察無力的憤怒,於是她買了三塊鎮外荒廢多年的廣告牌,公開質詢警方及投訴警長 Willoughby。然後,故事圍繞著這三塊廣告牌進行,整個小鎮亦被捲入這場原本只是個人控訴的紛爭之中。

看上面的故事介紹,你可能以為她是走那種母親在與警長的互動中得到了救贖,或者母親或和警長二人探案最後為女兒復仇的故事。實情這是一個以黑色幽默的外衣包裹著悲劇的故事。電影前段是由警長與母親之間的互動引領著;從中你會發現這故事沒有一個完全正義的角色,不論是悲劇下的固執母親,或有苦自己知的盡力警長。故事的角色們並不是有著相當鮮明的性格,例如表現無情的母親在看見警長吐血之後的慰問,這是因為導演想說的是關於一群平凡人的故事,正如觀眾一樣在生活裏總有著自己的苦衷。電影後半段,警長的自殺和他的三封遺書成為故事的轉捩點,尊敬警長的衝動警員 Dixon 接替警長的角色位置與母親互動。 這一點並沒有令到故事 變得乏力,警長的遺書引起故事後面的發展,廣告牌被燒掉到 Dixon 的調查,更重要的是遺書令到母親和警員的原則有了改變,為從因局中走出的結局鋪路。

這是一個平凡人遇上不平凡事的故事。對於演員來說,要在銀幕上把一個平凡人演活出來,是相當困難的事。如果演員演技有欠火喉,則角色變得木納、毫無感情;但這電影的演員都演活了角色,令觀眾不經意間會把部分的自己投射到電影角色上。戲中母親這個角色有著毒舌的鋼鐵外殼,但內心卻相當柔軟,為了女兒能夠與全世界為敵。電影中大部分時間都讓這個角色沉浸在痛苦之中,然後有一幕,導演讓母親在廣告牌下看見可能是女兒轉世的小鹿, 為觀眾展示母親的光芒及其心底最柔軟的部分。飾演母親的 Frances McDormand ,演出令人十分讚嘆,她讓母親這角色變得立體,她把母親對於女兒,對於鎮上的人們,對於警長,對於警員都有自己的一套應對方式,這是母親身上的複雜的心理層次。

我們的人生就是由一場紛爭走到另一場紛爭。我們並不是百戰百勝的英雄,亦不是奸計盡出的壞蛋,在佈滿傷痕的盔甲下是一個個平凡人。我們只可以捉緊自己的原則,在一個又一個的紛爭下打拼,但請記住你心底的一份善良。

撰文:皆允
Photo credit:電影劇照
歡迎讀者投稿,稿件可電郵至: hohobanhk@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