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牆與雞蛋 | 1987 逆權公民

1980 年代南韓發生的「釜林事件」及「光州事件」,皆暴露全斗煥政府的高壓獨裁統治和民眾渴求自由改變的極大分歧。這兩段象徵韓國踏進民主政制前的黑暗歷史,先後拍成電影《逆權大狀》( The Attorney ) 和《逆權司機》( A Taxi Driver ) 。及至 1987 年運動推至高峰且爆發了「六月抗爭」,韓國導演張俊煥(Jang Joon-hwan )執導的《 1987 逆權公民》(When The Day Comes)正是改編自這段歷史。這三齣電影先後在香港上畫,而《 1987 》成為「逆權」系列中的第三部曲,正好把 1980 年代韓國整個民主抗爭運動勾畫出來。

1987 》諷刺地由一具屍體拉開「六月抗爭」的序幕:在  19876 月,國立漢城大學語言系 22 歲學生朴鍾哲,被全斗煥包庇的政治爛仔「反共調查組」以整肅赤色分子為名,非法拷打致死。當時,「反共調查組」與警方及政治高層隻手遮天,公然隱瞞真相並毀屍滅迹。惟事件欲蓋彌彰,手法越極權越激發起公民抗命,火頭由撿察官、醫生、記者、獄警、平民、學生、僧侶,最後抗爭的火焰燃至教堂,天主教神父公然在聖壇把「反共調查組」惡行和名單公諸於世。火勢一發不可收拾,燃起的先是漢城各大學學生紛紛示威,要求交代朴鍾哲事件和全斗煥謝罪下台;而在軍民衝突的示威中,延世大學學生李韓烈在示威中被警察的催淚彈擊中,送院不治後,爆發全民參與的大規模遊行示威,蔓延全國 22 個城市,是謂南韓的「六月抗爭」。

1987 》雖然選取南韓地區性和嚴肅的題材,但導演張俊煥拿氣氛和節奏是水準之上。有別荷李活同類題材風格,本片少了拍攝和演技的寫實感,取而代之是韓國電影特有色彩和暴力美學,把配樂和音效擴大 23 倍,演員的表情和情緒爆發誇張 5 倍,選角就是賊有賊相,黑白分明。那可算是韓國電影的特色和張力,但的確能令電影易入口,和讓一般韓國和外國觀眾較易接受這嚴肅的歷史敏感題材。

電影前半段一直是「反共調查組」跟檢察官、醫生和記者的角力,官場黑暗的氣氛抑壓、沉重得,令人透不過氣,而且大量的人物角色穿插交代事件的來龍去脈,對韓國 1980 年代這段抗爭歷史陌生的觀眾也是要些時間投入。後半段戲加入大學生參與的部份,年青人接棒把整個運動種下了愛和希望的種籽,學生以及不同階層的市民,投入以血肉之軀對抗極權暴政更叫人動容。

韓國今天在民主制度下,總統直選產生,雖然仍有朴槿惠、崔順實事件等風波出現,但至少還可以由韓國國會通過彈劾罷免總統職權。民主不是靈丹妙藥,無論怎樣的政權下,權力都會令人腐化,重要的是公義的堅持和人心的取態。就如村上春樹先生說:「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那邊。」

撰文:makingXan
Photo credit:電影劇照

歡迎讀者投稿,稿件可電郵至: hohobanhk@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