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車醫生

生病便要看醫生。
鍾漢強由 13 歲起「行醫」,店子在油麻地,每周看診 6 天。
他「醫」的是送貨單車。
那是一種舊式的搵食工具。

他來自廣州

到訪榮興單車當日,天氣很冷。
老闆鍾漢強冒著寒風,一如既往的在店外修著單車。
門外還放了數部待修的,像排街症般,而這些單車體積亦特別大。
「這是用來派報紙的,( 單車車主  已派了數十年報紙。」鍾師傅一邊檢查單車前輪一邊說。
斷症結果是:車輪還未變形,只要換呔便可。

昔日的單車廣告

鍾師傅來自廣州,當年內地工業落後,單車主要用來運輸。
「擁有單車就如擁有私家車般,非常矜貴。」他提起父親當年也擁有單車,而為求方便,鍾父購買工具替單車治理小毛病,自學修車手藝。
1965 年鍾父來港,在油麻地東安街 50 號開設榮興,鍾師傅也跟著父親定居香港謀生。
「街市豬肉檔、雜貨店、海鮮檔、賣雞鴨的,都用單車送貨去酒樓食肆。」

歲月的痕跡

上世紀 60 年代,單車在馬路上熙來攘往,踩單車非為優閑,只為代步和搵食。
「用單車送報紙,報紙疊得高過人!」這獨有的光景,鍾師傅仍歷歷在目。
他說,現在報紙銷量跌,報紙疊得沒那麼高,但老行家還是用單車運送。
送貨單車體積特別大,車架 22 吋高,再加上貨重,要跨上單車發力起動,少點體力及車技都不行。

維修工具單車仍有需求,但巧手師傅則買少見少。

鍾師傅入行便維修送貨搵食車,單車舖黃金時期,更請了三名伙計幫手。
時移世易,舊式細酒家消失後,都變成大酒樓,因供貨量大,大家都改用貨車送貨。
「有時酒樓落急單,要一、兩條靚魚,海鮮檔就會用單車去送,不怕塞車嘛。」
正因大家都要「搵食」,這也是搵食單車還未沒落的理由。

醫者心情

大半輩子維修單車,鍾師傅說,修單車是為「搵食」,興趣只有二、三成。
話雖如此,面對他的「病人」,鍾師傅總會盡心去醫。
「送貨始終是危險工作,所以單車必須要穩陣,尤其煞掣系統一定要整得妥當,要求要嚴格。」
「自己能做到的,都盡能力做。」鍾師傅用心機去維修,旨在讓單車平衡又暢順。
更重要是,更換合適的零件,盡量為車身減磅,減輕用家體力消耗。
敬業樂業,這就是榮興的金漆招牌。

店子放滿不同的零部件

鍾師傅說,新式單車精密度高,所有零件一裝即用,要維修不難,但搵食車沿用舊設計,所有部件都要人手安裝及調校。
「例如車輪的鋼絲,也要人手逐條裝上。」單是安裝一架新車就需時兩天。
「海鮮檔買新單車,但因有其他單要處理,小店人手不足,拖了該客人 3 個月還未起貨 ( 安裝好)。」
現在,會修搵食單車的師傅,大都上了年紀,不少更已退休;加上搵食單車車身重,修理功夫多,修車很花精神及體力,年輕人不願入行,未退休的,都轉修優閒單車去。
「前面街的單車舖都轉型喇。」

鍾師傅修單車半世紀,見證香港經濟變遷。

小店文化

專門維修搵食單車的店子所餘不多,故有不少客人跨區找鍾師傅修車。
光顧的都已是熟客。
「有的付錢不講價;有熟客更交低單車,放下 500 元,說多除少補,待修好單車才計數。」
「客人要求整整架車,讓它好踩點。」
甚至有紅磡外賣店專程用貨車搬運單車來給鍾師傅修理。

鍾師傅說,近年興起單車熱,所以也有替客人修理新式單車,但舖頭人手少,接不了那麼多單。
他與太太夫妻檔,守住單車舖,鍾師傅主理修單車,鍾太則替他遞工具。
太太沒想過到外面打工嗎?「沒有了她,我一個人搞唔掂呀。」
兒子長大了,鍾師傅也隨他意願,沒想過要孩子接手單車店。

小店兩度遷舖,現舖已經營逾 10 年。
「業主提出收舖,重新裝修,再租出去。」
鍾師傅暫未有下一步的打算,仍盡能力去做。

榮興單車
地址: 
九龍油麻地渡船街 250 號有利樓地下

撰文:瓦丸
編輯:堂
攝影:壹一

原文於眾新聞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