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獸戀之愛與分離 | 忘形水

一個關於愛和分離的童話。一頭魚人、一個女啞巴、一個女黑人和男同性戀者,一個又一個社會的邊緣人物,都是《忘形水》(The Shape Of Water)的主線角色。電影原文意思是「水的形狀」,水是無所色相,沒有形狀、沒有邊界的,你限制它進入甚麼盛器就是甚麼形狀,你放任它可以流諸四方成為大海。水就是生命、就是愛的象徵,看你把愛和生命的界限定在哪。相;限制愛和生命的是外表、思維、階級和環境,能突破這一切,可以有無限的可能性。

《忘形水》承接導演吉拿域戴拖路(Guillermo del Toro)舊作《魔間迷宮》(Pan’s Labyrinth)的魔幻童話元素,但請不要想象成迪士尼式公主王子的情景 。吉拿域讓觀眾忘形的穿越現實和虛幻的界限,來到只此一家的暗黑浪漫世界。

《忘》的故事時代推到 1962 年,在美國及蘇聯長達半世紀的政治軍事對抗和太空競賽的冷戰時期,生於亂世的素顏公主是自幼孤兒院長大的啞巴女,在美國神秘研究所當清潔女工的綺麗莎(Eliza),工作單調乏味但滿滿愛與熱誠的擁抱著自己生活的小宇宙。黑暗王子是亞馬遜土著像神一樣膜拜的魚人怪胎,被捕捉後來到美國成為階下囚,困在綺麗莎工作的研究中心被虐被打最後要被解剖研究。有別跟荷李活的公式,素女救野獸不是電影的高潮尾聲,反倒是進入主線的人獸戀曲;天涯淪落兩心知,常人眼中的不正常,不完整的邊緣人與獸,彼此卻接納大家的不完整,超越種族、言語、政治的界限,兩顆寂寞的心無聲勝有聲,透過手語、音樂夾著舞蹈的身體語言,打破人獸隔膜,忘形的愛生慕死。能愛得如此瘋狂又豈只限靈性的層面,導演吉拿域破格不羈,毫不避諱的用超現實浪漫手法交代了一場如夢如畫,不管世俗眼光的人獸交情節。既然普羅大眾能接受迪士尼《美女與野獸》的人獸戀,這連小朋友都能接受的永恆題材可以去得多盡?只是導演挑戰觀眾的界線,把人獸戀推至人獸交而且重新浪漫包裝,道德不能接受的異常,畫面卻交代出心靈的水乳交融。

導演吉拿域還把題材挑戰到盡,像沒界限的水分流到許多社會邊緣階層:身體殘障、同性戀、種族歧視、以及人性獸性等,突顯在社會世俗眼光正常的反是不正常;是外表嚇人身體殘障可怕,非主流的天生膚色或性取向是異類,還是位於國家機器智慧權力核心,穿西裝著軍服披人皮的獸心人類更可怕?當然這看來老生常談的議題,人類卻又是不停在重複這種錯誤的眼光和觀念。《忘》沒有在說甚麼深奧哲學道理,只是借古諷今,用最簡單貼身的人類原始經歷來感動你的魔幻童話。

《忘》的靈感和主角人魚王子的原形,來自 1954 年的黑白電影《黑湖妖潭》(Creature from the Black Lagoon),魚人既有獸的外表,又有暖男內心,更有神的能力,造型都拜 Legacy Effects 及怪物雕塑家 Mike Hill 花了 3 年將導演心目中的魚人形象活現出來。有看過導演吉拿域前作的觀眾都知道他熟悉古神話、神秘學、迷戀怪獸(Kaiju),以至作品都放了大量符號:故事中人物名字與電影畫中畫的聖經隱喻,濃烈蒸氣崩克(Steam Punk)的設計,另外音樂與色彩也是電影的主要角色,兩者配合得天衣無縫,製造出震懾的視聽效果,柔情似水的黑暗讓你忘形在水中的愛與生命。

撰文:makingXan
Photo credit電影劇照

歡迎讀者投稿,稿件可電郵至: hohobanhk@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