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自由和政治違法 | 戰雲密報 The Post

《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曾在網站首頁頭條下加上一句:「民主在黑暗中死去」(Democracy Dies in Darkness),矛頭直指特朗普對民主的無視。然而,今天美國人需要的是維穩,還是民主?《戰雲密報》(The Post)趕在這時候上映,導演史匹堡(Steven Spielberg)直言電影正正和今日美國新聞自由和社會撕裂的情況對話。

美國共和黨參議員麥凱恩在訪問指,如果想要維護民主,就需要自由媒體,而且往往是需要有對抗性的媒體。新聞自由是美國民主制度的基石,但美國總統特朗普由大選到上台,便與《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大報為首的美國自由派媒體針鋒相對,勢成水火。白宮曾舉行閉門新聞發佈會,禁止多家新聞龍頭出席,惹來業界猛烈批評;特朗普又在個人 Twitter 點名斥責自由派媒體,指摘造「假新聞」,形容為「人民公敵」。於是媒體拿 1971 年尼克遜(Richard Nixon)政府打壓新聞自由,頒發行政令禁止《華盛頓郵報》與《紐約時報》披露「五角大樓文件」 (Pentagon Papers case)時期的政治氣氛,與今日特朗普及其團隊對待傳媒的態度互為映照。

這個關於《華盛頓郵報》與美國政府在「五角大樓文件」的抗爭故事,史匹堡對劇本是一看傾心並且決定盡快開拍,由 去年 5 月初籌備到 12 月上映(美國上映期 1222 日),前後花了不足八個月便完成。電影由越南戰爭(Vietnam War:1955-75 年)拉開序幕,越戰是美國長達 20 年的傷痕,耗費至少二千五百億美元(大約現在的一兆美元)軍餉,令超過五萬八千名美軍喪生,是二戰後參戰人數最多,對社會影響最深,和給人民造成最大精神創傷的戰爭。美國由醞釀戰爭到失敗撤軍,跨越三十多個年頭,歷任總統在民眾發佈和政府公開的戰爭政策中,卻和國防部五角大樓評估越戰實况的絕密文件完全不同。政府一直瞞騙民眾三十年,而其中不撤軍的主因是不讓美國在國際間失威。在 19716 月,《紐約時報》率先在頭版刊登小部分「五角大樓文件」,這引起軒然大波,尼克遜政府史無前例要求法院頒發禁令,阻止《紐約時報》繼續刊載和命報紙停刊,再對出版人及編輯提出起訴。這時刻文件輾轉落到當時作風較穩健保守的《華盛頓郵報》手上,刊登不刊登(To be, or not to be),出版人嘉芙蓮挣扎於應該維護新聞自由揭開真相讓戰爭有機會停止,但有可能賠上報社關門甚至背負叛國罪之名坐牢;還是保住家族經營的報業生意,在董士局和投資銀行的維穩態度下屈服。劇情發展當然是可以預料,嘉芙蓮支持下屬與政府對抗到底;一個決策堅定《華盛頓郵報》方向,亦奠定今日自由派媒體監察政府的角色。電影尾末引伸出接連發生的另一場政府媒體戰役,1972 年由《華盛頓郵報》兩名記者揭露的「水門事件」(Watergate scandal),經調查及指證,最終壓得當時美國總統尼克遜被迫辭職,有興趣的讀者可以找回之前上映的《竊密風暴》(MARK FELT: The Man Who Brought Down the White House)追看。

這頓早餐會戲味的正面交鋒,不是演出來的。

這種地方政治的歷史題材電影,重要的不是故事也不怕劇透,因為劇情早己是公開的過去。欣賞的倒是導演的敘事手法,處理劇情的張力,當然還有金鑽演員的功架 — 湯漢斯 ( Tom Hanks ) 飾演《華盛頓郵報》執行總編輯賓伯特利(Ben Bradlee),配撘梅麗史翠普 ( Meryl Streep ) 演出版人嘉芙蓮格拉咸(Katharine Graham) 。只是對海外觀眾而言,如果不太熟悉《紐約時報》與《華盛頓郵報》的關係,以及「五角大樓文件」這段歷史的話,電影頭半小時的確需要些時間消化,但史匹堡的功力和出品還是信心的保證,題材是地方性但放諸四海皆可共鳴。

《戰雲》的故事看來好像很進步,媒體能報導國家機密檔案,今天還能拍成電影,但別忘記那是近五十年前的檔案,而近代美國在伊拉克、阿富汗等大量中東戰線或其他地方的戰爭,依然有不少機密文件被封存。新聞自由和政治違法是銅板的兩面分不開,無論不同地域或時空,因為維護公眾知情而泄露國家機密都在不停發生,放諸四海皆準。政府不能保密就不能統治,只是機密有沒有被揭發,和被揭發後是明槍或暗箭打壓自由之分別。

撰文:makingXan
Photo credit:電影劇照

歡迎讀者投稿,稿件可電郵至: hohobanhk@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