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值是一種文化

啡寮,啡是咖啡,寮可解作小屋。
啡寮也是英文 value 的譯音,valorvalue 的西班牙文。
點出的就是 —— 價值。
「很想跟自己說,做每一件事,都要有價值。」黎詠豪說。

25 歲的黎詠豪來說,價值是甚麼?
「就算自己幾唔叻,只要有熱情,有熱誠,還是可以把事情做好。」
「不想為賺更多錢,而做不想做的事。」
「自己的理念就要堅持,假如連少少堅持也沒有,不如不要開店。」

黎詠豪是土生土長的長洲人,在樹仁大學工商管理系,主修金融。
畢業後,無論是父母期望,還是順理成章,應該就是投身金融業,前程錦繡。
不過,不是理所當然,故事才見峰迴路轉。

大學一年級,他到台灣旅行;有晚,他在西門町隨意走進一間咖啡店。
「店主可能有六、七十歲,沖了杯南美豆的咖啡;那杯咖啡味道濃郁,由離開店,一直走進捷運,味道仍留在口腔。」
一見鍾情。忘了,忘不了。

費時,費心機的冰滴咖啡

「我們是咖啡師」

大學期間,他也有到連鎖咖啡店兼職。
自從跟西門町咖啡遇上了,他的世界從此不一樣。
「我是個很衝動的人,喜歡的話,就會不停去做。」
大三那年的長洲太平清醮,他在人家餐廳門外加張檯,就賣起冰滴咖啡。
「第二天給人逼走了,對面餐廳同情我,又讓我到那邊擺檔。」
黎詠豪說,創業資金就幾千元,所費不多,但就讓他泥足深陷。

外賣檔的歲月 (受訪者提供)

「那時,周六日(擺檔)賺到的錢,都放到咖啡去。」
包括前後到過台灣十多次,為的是到台灣著名的 Milkglider Latteartist Unity 學拉花。
「想吸引人飲第一杯咖啡,令人著迷,不只味覺,還需要視覺。」
跟台灣咖啡師,學的不只是技術,還有「價值」

「他們對咖啡有興趣,很有激情;保留著這份熱情是很重要,要有熱情才會進步。」
黎詠豪形容,他們練拉花,是每日 20800 毫升的鮮奶,不停練習同一圖案。
「他們拉得不好,會激動;拉得好又會興奮。」
「對他們來說,那一杯,不只是咖啡,而是藝術品;拉得好,為他們帶來滿足感。」
這價值,是咖啡師的身份。

地上放著了代表長洲的漁夫帽,木頭撿回來的,很年輕人做事的感覺。

「不想只為了賺錢」

黎詠豪說後來贏了深圳和澳門舉辦的拉花比賽後,就決意要開一家屬於自己,屬於長洲的咖啡店。
咖啡店就是賣咖啡,沒有食物提供的。
「很多人不看好我成功,說咖啡店只賣飲品『等死啦』!也有人勸我加入食物。」
然而,他當初就是只想要開一家咖啡店,只想把咖啡文化帶進自己的家 —— 長洲。
「開這店,我不是只為了賺錢,我想堅持自己的理念。」

理念是咖啡有其價值,要以品牌帶出這飲咖啡的文化。

又談甚麼理念?
「我希望是建立一個品牌。第一筆錢,差不多兩萬元,不是花在裝修甚麼的,而是找來台灣設計師設計 logo。」他不是只想要販賣咖啡,不希望咖啡只停留在連鎖店的層次,而是一杯可以細味的藝術品。
「對咖啡是有要求,不是需求,要去品嚐好飲的咖啡。」
於是,他就在去年 9 月開了啡寮,主打長洲獨家的冰滴咖啡。
「香港有很多咖啡店,最重要是有自己的個性,每家都有自己的 signature drink ,咖啡文化才會有進步。這店連一杯 latte (鮮奶咖啡),一杯 cappuccino 都沒有,我覺得都幾特別。」

這冰滴咖啡不是單單要搞個綽頭,因為它的製作,費時、費心機。
那咖啡工具的上層是冰,中層是自家調配的咖啡豆,冰水慢慢滴在咖啡粉上,全程約需六至八小時。然後,滴出來的咖啡要冷藏最少兩晚,過程中會令咖啡產生酒香似的味道。
「還要解決冰滴咖啡的酸味,因為長洲人愛飲濃咖啡,但不愛酸。」
他就每晚試不同程度的烘焙,直至找到深烘焙那濃而不酸的味道。
那幾台長而大的冰滴咖啡器,老遠都看到,不但是長洲獨家,在香港亦只此一家。

一杯冰滴咖啡,背後的學問多著呢。

「不想白過日子」

開業以來,一開舖便工作至收舖,周一至日,未有放過一天假。
「以前很喜歡去旅行,現在都沒有時間去;店舖有很多瑣碎事,也很累。」
念頭還是多多的。
「申請到酒牌,會增加咖啡 cocktail,有音樂,來到長洲,就是輕輕鬆鬆的。」
「下一間想開有拉花 playgroup 的,很想像台灣般,可以有個很大的地方,很多人會冒名而來,晚上還可以一起研究拉花。」
黎詠豪說,冰滴咖啡就只屬於長洲店,希望大家會專程到長洲試。
新店都會自有其特色,想有新意,不想倒模般。

咖啡沖好後,味道隨著溫度改變,啡寮用的是不銹鋼杯。

他唸金融,但沒有炒股票,亦無時間去旅行。
他說自己是咖啡師,最緊要是有那個心。
「不知道是對還是錯,只是不想白過日子。」
這就是黎詠豪認為值得持守的價值觀。
你們呢?

近門口位置的牆上掛有「歲月年華,留芳百世」的墨寶,意思是冰滴咖啡是長時間累積而成的精華,黎詠豪很希望這份咖啡香氣能一直延續下去。

啡寮 Valor Cheung Chau
地址:長洲新興街 4 號地下

撰文:陳零
編輯:堂
攝影:壹一

原文於眾新聞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