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情書的名義

在一個社區住上十年八載,細細絮絮,總會情根深種。
無事無幹,不痛不癢;一旦觸動,不可收拾。
那管只是一條金魚在魚缸游來游去,也會看成是在跟自己說話。
在油麻地長大的插畫師慧惠,就是這樣,突然被這社區的魅力懾住。
然後,不停地寫寫畫畫,還給這個社區送上一封情書。

迷人是一

油麻地是個舊區,在新填地街、上海街左穿右插,會發掘許多經典傳奇。
慧惠的「情書」,始於與榮興單車老闆鍾漢強的偶遇。
那年是 2014 年雨傘運動,她剛辭掉雜誌排版工作,就在彌敦道信和中心對出一帶寫生,用畫筆作個記錄,鍾老闆路過,在旁看著看著,跟她搭訕,說喜歡她的畫作,還邀請她到店作畫。
一問之下,原來店就在家附近,而且是家開業已逾半世紀的單車維修店。
她卻未曾為意。

榮興單車屹立油麻地超過半世紀 (受訪者提供)。

慧惠跟鍾老闆緣遇,二人還聊到榮興和行業的興衰,她不只作畫,也用文字把所見所聞記下。然後,只是如常地分享到社交平台。沒料到,這次引起玩具收藏家鍾燕齊的注意。
「他說很少人畫單車舖。」二人聊著聊著,竟然成為好朋友;鍾燕齊還引薦她拜訪善美影室,說可以去作畫。
竟然,善美影室也在油麻地。

她為雄記水族店作畫後,把畫送了給老闆。

在燈火欄

突然,就像一揮魔法棒,這個社區一下子活現眼前般。
慧惠就拿著畫筆四處遊走,這天跑到果欄,另一天就到小店聊聊。

她形容,油麻地街坊親切且有性格。
記得有次散步,她經過利和秤號:「當時老闆娘何太正『戙』起腳坐著看舖,我自己在家作畫時,也常常『戙』起腳。」她笑著說,這個「巧合」推動她走進店內與何太聊天,聽何太說老店的故事。「何太很有性格的,不是每天都讓我畫,後來我說想拍照,她說過兩星期會去飲,叫我待她執靚了才再來。」她有時經過果欄買了生果,想送何太,她也不是每次接收,視乎心情。
不過,多番拜訪,前後一年多,跟何太也成為朋友。

利和秤號老闆娘「戙」起腳的細節,成為插畫很可愛的細節 (受訪者提供)。

聽慧惠說在榕樹頭天后廟一帶作畫,會不期然為這嬌滴滴小女孩的安危擔憂。

「在附近公廁取點水,用來開顏料,有時會用紙皮做畫板,帶了張椅子,就坐下來作畫。」街坊對她很好奇,有位尼泊爾女士還靜靜地放下牛奶請她喝,她笑笑道謝又居然夠膽就喝下。
也有香港出生、油麻地長大的尼泊爾爸爸和她搭訕:「他說起自己做地盤,父親是以前的駐港軍人,自己留在香港是想賺多點錢,給子女在港一個安樂窩,退休後會回尼泊爾。」他還教慧惠把手上畫作賣出,賺點零用錢。

她說畫廟街天后廟前,花了幾天,在該處來來回回觀察,因為她喜歡直接落筆,不起草圖,所以會仔細觀察落筆的角度。
在她觀察下,她發現天后廟前,會有路宿的行乞者,玩滑板車的小孩,吸煙的老伯,還有每天都在附近徘徊的妓女。
眼所見的,她都放進心,然後,中午至黃昏,一筆筆繪下。
就這樣,以真切的感情,寫實的畫風,把大家不為意的角落,放大,以畫筆凝住。

這插圖寫真地呈現油麻地獨一無二的風情 (受訪者提供)。

機會留給有準備的你

慧惠在油麻地長大,住在果欄附近的唐樓,兒時父母在旺角合發茶餐廳打工,後來接手經營茶餐廳。
她從小就喜歡畫畫,小學時畫臨摹《百變小櫻》漫畫,中學就畫同人志;她亦愛聽故事及說故事。「我有寫日記習慣,一年一本,現在寫了 10 多本,喜歡記下奇怪的夢、難忘的事。」
她笑著說,最喜歡聽故事,從小學到至今,每有閒暇就會致電「點蟲蟲熱線」聽福音故事。

《給油麻地的情書》讓慧惠看到自己的熱情。

她在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主修電影,畢業後做過雜誌排版。
工餘參加集體寫生之類,後來發現還是喜歡一個人寫生。
隨後的故事,諸如寫生、開畫展、出書等等,都沒有經過精心策劃;
然而,這一切都讓她更認識身處的社區,也更認識自己。

今天的慧惠以插畫師為業,還參與不同的社區藝術項目。
近期,每到晚上,她都會在區内不同小店鐵閘上畫畫畫。
還可以走多遠,無人知道,但要做,就努力做到最好。
《給油麻地的情書》是她為油麻地而寫,也是為自己而寫吧。

Facebook 專頁:慧惠 Wai Wai

《給油麻地的情書》新書分享會
日期:2018 1 21 日 ( 日 )
時間:下午 5 時至 6 時半
地點:灣仔文化生活薈二樓(灣仔柯布連道 1- 1A 號三聯書店)
費用:全免
RSVP: http://bit.ly/2Bj6tSp

《給油麻地的情書》- 慧惠畫作展

日期: 1 30  日起至 2 20 日 (早上 10 時半至晚上 8 時半, 2 16 17 日休息)
地點:三聯書店元朗文化生活薈二樓 (元朗青山公路 49 – 63 號)

撰文:陳零
編輯:堂
攝影: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