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透明遇上失明 | 看不見的情人

透明人間可以是很有趣的題材,透過隱形異能去破案或犯罪都是美國、日本電影和動畫經常出現的空想主題。不過,隱形異能要用得著,角色應該是隱藏於民間,穿梭於群眾,才變得有「意義」。隱形人沒有實體、沒有外觀、沒有身份,便不會被社會所規範,更可為所欲為地窺探私隱,完全自由的無政府狀態。這特異功能題材落在比利時導演 Harry Cleven 手上又是另一番意象,電影《看不見的情人》Mon Ange拍得清新和感動,像在看一篇隱形宅男的憂傷情詩。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