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聲張的小城大事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麥建新是香港少數的玩具原型師,自薦替日本玩具公司製作哥斯拉、「快獸」原型而入行。
逐條紋理,逐層膚質,用雕刻刀一下一下勒。
從來,同一時間,就只能製作一個原型。
手藝,是天賦;但要憑這門手藝發達,大概是天方夜譚。
堅持,只因那是他的初心。



黃金時代

大男孩迷玩具儲玩具,麥建新也不例外。
當年的他,情迷高達、機械人那些,直到遇上哥斯拉。
那是日本電影公司東寶的怪獸系列之一,於 1954 年播出第一集,至 1975 年暫停製作,是日本怪獸特攝電影中的經典。

早期的哥斯拉,看來是有點笨。

麥建新情傾哥斯拉,不只因為喜歡怪獸:「早期哥斯拉是倒及眼的,那些造型很有味道、很有趣;怪獸打起交來,就如細路仔打交般,看得人很開心。」
「怪獸襲擊城市,把工作的地方踩爛,所有人都不用上班;整個城市就是個遊樂場,有錢無錢,大家都是平等的,沒有階級之分,就是一起去逃難。」
「電影有種抽離現實的感覺,讓人有喘息的空間;哥斯拉本身亦有文化基礎。」於是,他開始建立自己的哥斯拉家族 — 瘋狂地買。

麥建新說,香港人比較喜歡造型兇猛的哥斯拉。

後來,愈買愈肉痛。「貴呀,一個動輒過千元,不如自己做。」初期,他用紙黏土複件 (仿製原來的造型 );後來朋友建議他在拍賣網 ebay 放售。居然,有價有市。
再後來,他替複件拍照,然後把照片寄到日本所有製作哥斯拉的模型公司。
「當年互聯網不及今天方便,我還用翻繙器把自薦信譯作日文,然後逐封信寄出。」最終有兩間回覆,並獲其中一間 West Kenji 聘用。
第一個合作的項目是「快獸」公仔( Monster Booska )。麥建新說日本公司非常尊重原型師,所以公仔盒上會印有原型師的名字和簡介,並附有照片。

日本公司非常尊重原型師,盒上印有原型師的名字和照片。

雙方合作四年,前後製作了四套系列。
千禧年前後,是日本玩具的黃金歲月, West Kenji 卻因為急速擴展,倒閉收場。
當年,原型師在香港還算炙手可熱;麥建新那時就跟香港至今仍數一數二的 Hot Toys 合作,第一個項目是 Predator ( 鐵血戰士第二集造型 ),前後又六年。
其後,他加入 Kids Logic 負責美術指導、監修,親自落手落腳雕刻就少做了,閒時自己創作。
2015 年,他離開 Kids Logic ,換回自由身。

情傾哥斯拉,然後替日本公司製作哥斯拉原型,箇中滿足感,不是筆墨可形容。
原型未上色前是白色的。(受訪者提供)

渺小的偉大

問麥建新製作原型的樂趣,他笑著說:「當時只因為不想花錢買。」
製作困難嗎?「最難是找造型資料,因為早期發放的官圖不多,也不如今天有人影相放上網,所以要不停搜尋。」他說製作前,要掌握不同角度,反而不需要畫草圖。
他喜歡自製雕刻功具:「雕刻刀、雕刻筆,甚麼也可用來雕刻,或者印圖案。」

有些雕刻功具是他自己造。

最要命不是雕刻的過程,而是審批。「之前做 Batman,最困難是要波鞋對稱,審批那邊會拿着劇照 photohunt 般,說對鞋隻角跟劇照差一點;須知影相跟真辦會有出入,那是很變態的過程。」
他又笑指「做怪獸好過做人」:「做人的,會看眼眉毛位的高低、鼻高少許,面腫了一點,修改時,如微雕般。」
麥建新是用高溫泥作玩具首辦的原材料。一般都是一邊製作,一邊拍照,一邊審批。
「一舊泥,鍊鍊下,一邊想像不同部分如頭髮、皮膚的質感,再用雕刻筆鈎,或者逐點篤。」假如要修改,例如某個部份造高了,就要鏟走,倒一浸新的高溫泥,重覆製作的部分。
一個細細的公仔頭,隨時不眠不休,做足一個月。

一個頭可以雕上一個月。

最長的商業項目,是做鐵血戰士,前後做了兩三個月,因為頭和身體肌肉要逐層雕。
最慘情是街頭霸王的項目。「交上原型後,經過電腦掃描,令一些細節位遺失了;然後分件造模時,又再遺失另一些細節,前後修改了四五次。」他笑言「做工匠慘過做看更」,尤其近年項目費大為縮水,但手工就不能急。

Hot Toys 以精細手工原型聞名,背後有賴少數手藝精湛的原型師。

「最高峰時,兩萬蚊一個頭;今天玩具講求互動,膠公仔素體任上色,尤其內地對那些電影角色和歷史,覺得過癮,可以炒賣,就會做,市場對精細的手工已不太需要。」
今天,荷里活電影公司可以提供 3D 檔案,只須經電腦調整,便可以生產。「即使 3D 打印也是一行一行地織印,但皮膚那些細緻的質感,還是要再細執的。」
麥建新說,那是人手的味道。

配合早前上期的《加勒比海盜:惡靈啟航》而製造的。(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作為哥斯拉收藏家,麥建新可以從電影造型,談到日本導演走出 311 地震陰霾,而拍攝《真.哥斯拉》的社會及文化意義。
作為原型師,在那個年頭,他自薦而獲得日本玩具企業賞識,其手藝之精湛,這些照片已說明一切。
然而,這十多年來,他從沒有聲張,默默耕耘。
就只專注把喜歡的事,盡力做到最好。不忘初心。
小城最驚天動地的,大概只是持守一城的價值觀。

撰文:陳零
編輯:堂
攝影: Mike Tam
鳴謝:麥建新先生借出原型製作照片供刊登

原文亦見於眾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