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背後的社會責任

可有想過,一杯咖啡背後的辛酸?咖啡農得不到公平回報,長期受壓榨、以單一耕作方式增加咖啡豆產量,因而砍伐熱帶雨林的樹木、垃圾堆中的咖啡渣在分解過程中釋出溫室氣體甲烷和二氧化碳,造成環境影響等等。事實上,愈來愈多人意識到,我們在享受甘甜、品味啡香的同時,社會及環境亦在付出代價。業界及關注組織已積極在整條咖啡供應鏈上著手,推動支持可持續發展、承擔社會責任的行動。

先說近期發生且連繫大眾日常生活的例子。倫敦人愛喝茶之餘也喜歡歎咖啡,英國初創企業 Bio-Bean 估計,倫敦每人平均每日喝 2.3 杯咖啡,一年產生超過 20 萬噸咖啡渣,其中大部分會送到堆填區,釋放出 1.26 億公斤二氧化碳。不過 Bio-bean 成功將 6,000 公升研磨咖啡渣提煉成生物柴油,即是足以驅動一輛雙層巴士運行一年,而二氧化碳排放量更可最多減少 15% 。由今年 11 月底起,部分倫敦巴士已開始使用這種「咖啡渣生物柴油」。

採用 B20 生物柴油為燃料的英國雙層巴士。

Bio-Bean 首先向英國各地的咖啡店、連鎖咖啡集團、即溶咖啡生產商等收集咖啡渣,繼而送往其位於劍橋郡的工廠,進行乾燥、提煉出咖啡油,再交由生物燃料製造廠 Argent Energy 將這些萃取出來的咖啡油與其他動植物脂肪混合製成生物燃料。最後,這些生物燃料與傳統礦物柴油以 2 : 8 的比例混合,製成 B20 生物柴油。B20 生物柴油可以直接用作英國雙層巴士的燃料,車身不需要經過特別改造,也有望可用於的士、私家車及貨車上。Bio-Bean 共同創辦人 Arthur Kay 希望,下一步會找到新方法將生物柴油提升到 B30 ,更以 B100 為最終目標。

咖啡渣回收。

Arthur Kay 在媒體訪問中曾經提及,視善用咖啡渣為可持續供應鏈的下一個里程。大家一直以來集中關注公平貿易、道德採購等供應鏈上游,當消費者喝完咖啡,就好像任務終結,但 Arthur Kay 認為可持續發展的下一步,應該是一個循環,透過妥善處理及利用咖啡廢棄物,令其重拾價值。

咖啡渣被運往工廠煉油。

另一邊廂,大品牌如 NespressoStarbucks 亦不斷強調其對可持續發展的重視。例如 Nespresso 通過可持續發展投資,協助重建南蘇丹咖啡業,又通過退休儲蓄計劃來幫助哥倫比亞咖啡種植農戶計劃晚年生活。Starbucks 則於去年及今年先後在美國及日本發行「可持續債券」 ( Sustainability bond ) ,利用資本市場來推動其社會企業責任項目,例如資助其在主要咖啡產地,包括哥斯達黎加、盧安達、巴西等設立農民服務中心,以提供資源和專業知識。Starbucks  亦要求咖啡供應商加入 Coffee And Farmer Equity 採購計畫,確保採購符合公平交易、可持續栽培等標準。

改善咖啡農莊管理,既保障咖啡農的生計,又達保育目標。

此外,非政府組織如雨林聯盟 ( Rainforest Alliance ) ,亦給予咖啡農經濟誘因,去保護土地,減少咖啡農地的土壤流失。在 1970 年代以前,咖啡樹一般被種植在天然的熱帶雨林中,但自 1970 年代起,咖啡農轉用砍伐樹林的方式種植咖啡樹,形成排列密集且整齊的咖啡樹灌木林,並施加化學品。此單一耕作的方式雖可增加咖啡豆的產量,但卻犧牲了野生動物的​​棲息處,增加土壤​​流失,亦污染水流。對此,雨林聯盟引進農場管理系統 ( SAN Sustainable Farm-Management ) ,既幫助咖啡農改善咖啡農莊的管理,增加市場優勢、控製成本效益及作物品質,同時亦保育動植物;以認證的方式,保證種植的咖啡農地是可以保有野生動物棲息處及保護環境,亦保障咖啡農的生計。

撰文:雅比
資料來源:BBC News The Guardian CSR@天下 Nespresso  bio-be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