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第三波咖啡浪潮 | 新潮咖啡實驗場

近年來,台灣的咖啡師屢次在國際舞台上大放光芒,讓不少來自世界各地的咖啡師紛紛慕名前往台灣學習。台灣雖然不是咖啡的發源地,而且比較晚才投進第三波的咖啡浪潮 ( 延伸閱讀:第三波咖啡浪潮來襲 台灣咖啡美學 ),但正因為其創新,沒有傳統包袱,讓它成為精品咖啡的實驗場,孕育一個又一個讓人讚嘆的咖啡師與咖啡沖調方法。

2017 年世界咖啡沖煮大賽冠軍王策。 ( Photo Credit: 咖啡大叔 )

冠軍咖啡師 百花齊放的實驗場

2013 年,Fika Fika Cafe 主辦人陳志煌打敗了挪威咖啡達人,成為第一個非北歐出身的「北歐盃咖啡烘焙大賽」冠軍;2016 年,唸電子出身的吳則霖奪得世界盃咖啡大師冠軍;2017 年,進入咖啡圈才一年的王策替台灣再下一城,奪得世界沖煮盃冠軍。這些來自不同領域的咖啡師或許沒有經過太多專業訓練,但卻因自身的特長而同樣在世界舞台上發光發亮。

吳則霖表示,他獲勝的秘缺,在於「冰鎮把手」,即利用冰水降低濃縮咖啡機的沖煮把手,藉此降低咖啡的溫度,「如此一來,別人的溫度約為 70 度,自己的咖啡溫度則約為 45 度,可以保留更完整的香氣,也能凸顯咖啡的特色。」創新的想法,為他與別人拉開了 35 度的分別,也因此獲勝。

據台灣第一屆咖啡大師賽冠軍林東源觀察,台灣雖有星巴克等大型連鎖咖啡店,但卻有更多從烘焙、沖煮、開店一手包辦的小店,他們比創意、比專業。「台灣不愛大規模的咖啡店。」林東源這樣分析。

台灣咖啡起步雖然稍晚,但乘著「第三波精品咖啡浪潮」,人才不斷推陳出新,突破傳統咖啡的缺點,因而製作出不少高品質的咖啡。

冰鎮把手。   ( Photo Credit: Blue Bottle Coffee Company )

烘豆量小 卻烘出最好的咖啡

台灣的咖啡店眾多,雖然每家的烘豆量小,但正因為競爭,所以每家都會找出最好的豆子,亦因此反覆試驗出最佳的烘焙方法。走遍台灣、日本等地咖啡店的台灣著名博客「咖啡大叔」許吉東曾分享指,香港及中國内地等都會邀請台灣烘豆師到當地授課,即使要開咖啡店,也會向台灣採購咖啡豆。

「世界上所有你想得到的生豆,我們都有,哪一個競標、批次,每個國家、每個莊園、頂級的、最貴的我們都有!」許吉東舉例說,台灣一年買入巴拿馬品質最好的競標豆 ( BOP,Best of Panama ) 總產量的四分之一,可算是大買家。他還笑言:「連巴拿馬莊園主人的女兒也來台灣。」

台灣不但搜集來自世界各地最好品質的咖啡豆,即使在種植為數不多的本土咖啡豆上,也能展現出當地農民的實驗精神。「國外咖啡產量大,有一套 SOP( 標準作業程序 ,反而沒有時間空間變動。」擁有咖啡種植園的方政倫分析道。在他看來,正正因為台灣咖啡小,農民不受控制,所以才讓台灣有更多空間創造改變。

不鬥量,而是發揮自己創意,凸顯自己與別不同的地方,這就是台灣咖啡師為何能在國際舞台上發光發亮的原因,也令其成為亞洲最早捲起第三波精品咖啡浪潮的城市之一。

撰文:莎莉@偽文青。去旅行。散散步

資料來源:ETtoday 、天下雜誌、遠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