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糖畫人

時代推進,曾經有的,不經意地消失,沒了。
我們也許會從長輩口中聽過那些的曾經。

年輕手作人把曾經在香港出現的糖畫製上,再次帶回這裡。
他在商場市集中賣藝,喚起公公婆婆的回憶,也換來孩子的笑面。

在市集上,「糖畫先生」的攤檔,總會前前後圍滿人,有老有少,大家的目光都隨著檔主的手部移動。
這時,檔主用小圓銅勺舀起煮開了的糖漿,行雲流水般把糖漿澆到鋼版上作畫,之後在畫上放上一條木棒,待糖漿凝固後就成了糖畫。前後隨時短過一分鐘。
「糖畫先生」很年輕,名叫高曉明( K Ko ) ,是目前香港唯一的全職糖畫師。他也有魔法 — 只要客人說得出,由傳統龍鳳到人氣卡通角色,他都能用糖漿畫出來。的確,他把這門古老手藝重現並活化。

兜兜轉轉幾多彎路

「我喜歡落手落腳做事。」K 說自己不求發達,三餐安穩就好,更在乎的是人生的價值。
他希望能做自己喜歡又有價值的事,所以中途放棄大學修讀的財經課程,選擇當全職手作人,靠自己的手藝謀生。
他四出學藝,曾拜師學造金工手飾,又學畫畫。10 年前,他偶然從畫家朋友處得到一張河南糖畫師的卡片。竟然,他就此踏上了河南拜師之旅。

「民間工藝是很直接的,好壞都有標準衡量,一般人也懂得欣賞,毋須擁有很高的教育程度,不像欣賞 Fine Art( 藝術 ) 般講究。」他覺得手藝更適合他;可是, 他因為不適應河南農村的環境,在當地足足病了半年,不得不中途回港。
就這樣,他斷斷續續,前後花了一年半留在農村學習糖畫手藝。

看到小朋友的表情,就知道糖畫有幾吸引。(受訪者提供相片)

是重拾,也是創新

他說,糖畫本來就是一門用來「搵食」的民間工藝,賣糖人以表演招客,比單純賣麥芽糖更好生意;只是,隨時代變遷,糖果變得五花八門,糖畫亦逐漸遠離了港人的視線。
「曾有70 80 歲的公公婆婆說,小時候看過有人畫糖畫,然後再沒見過了。」
盡管糖畫被淘汰, K 卻堅信這手藝能吸引目光,認為糖畫是有可為的;但要保留這傳統,則要讓它與時代掛鈎:「讓糖畫價值超越一枝糖!」

雖然市場上有製作糖畫的公司,但來來去去只會畫幾個固有的稿,在他眼內並不專業。
他賣的,是熟練的手藝及創意。「畫糖畫著重表演的過程多於成品。」他說。

三年前,他開始在各大市集攤檔賣糖畫,拉、頓、收、放,鬆弛熊、潮語、Emoji 等不同糖畫圖案,只要顧客要求的,他都可以即場構思及製作。

預先把麥芽糖加蜜糖煮成糖漿,再冷卻變為糖塊,用時重新再煮溶。
糖漿易凝固,故落手要快速。

十年的精進

K 的心得是:畫糖畫像寫書法一樣,要畫得好,先要練好基本功。
「愈簡單愈難做,書法寫一字最難,畫糖則是畫一點。」
要做到倒糖收放自如,一點旁要沒有拉絲絕不容易,而拉出線條的幼細度,構圖比例的準繩也是學問。
「手藝要時間浸淫,七分靠時間練習,三分靠自身天份。」
10 年下來,K 畫糖畫已爐火純青,能一小時畫出 50 60 枝,他說,能即時把錯誤修正的,方是大師傅。

「買的人笑著來開心走。」他喜歡當糖畫師,在於能帶給大家歡樂,得到別人欣賞之餘,又能維持到生計。
「剛在黃大仙中心擺檔,有小朋友等候我到場,見面即大叫糖畫先生。」
他又說,喜歡小朋友的率真,欣賞過後會把糖畫吃掉,不浪費。

部份搵食工具,是 K 的師傅傳授的,用來起糖、刮糖,或在糖畫上壓花紋。
商場及機構都會找 K 表演畫糖畫。(受訪者提供相片)

延續糖藝生命

除擺檔外,K 亦會與不同機構合作,開辦糖畫班教畫糖畫,讓更多人能體驗畫糖畫的樂趣,但暫未考慮授徒。
「等老了才收徒吧。」他說,教學得花很多時間及心血,希望能把手藝傳給真正能以此維生的人。
K 提到民間糖藝除了糖畫,還有糖塑,前者用糖漿畫畫,後者則是先把糖膠吹成不同形狀,再加上不同細節作點綴,變為各式糖公仔。
為把糖藝生命延續,他也學習更複雜精細的「天門糖塑」,目標是利用糖塑製作更大型的糖藝作品。

糖畫先生
Facebook 專頁:糖畫先生 Mr Candy Art

撰文:牙丸
編輯:堂 
攝影: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