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謬才是常態 | 7刻時空

薛西弗斯是古希臘神話的人物,因為觸怒眾神而被處罰,被判終生勞役;眾神命他推一塊巨石上山,每當巨石被推到山頂的一刻,石就會自動地滾下到山底,薛西弗斯又要重複把巨石推上山,然後巨石又會在到達山峰一刻滾下山……如此重重複複、永無休止的,就是薛西弗斯的人生。

《薛西弗斯神話》(The Myth of Sisyphus) 是存在主義作家阿爾貝.卡繆(Albert Camus) 的一篇短文,探討一個他認為最嚴肅的哲學問題 — 自殺。卡繆藉薛西弗斯神話來比喻人生的荒謬和無意義重複,無法逃遁,而當人誠實而勇於面對這個世界與自己時,自然會探討為何還要存活下去。

小說《 Before I Fall 》改編成電影《刻時空》,用青春玉/肉女包裝卡繆的荒謬哲學,而借題發揮的荷里活類型片,但觀眾可以放心是導演沒有嚴肅地討論存在、虛無或死亡,反而是探討女角如何在荒謬的處境中,面對性的疑惑及朋友家人的關係,重新認識自我的過程。

電影前段是典型美國青春片格局 — 校園、派對與性;女主角薩曼莎 ( Samantha )  屬初熟型玉女處女 ,在情人節的早上如常和閨密們回校園,也許導演想加點深度和衝突,上的課竟然是《薛西弗斯神話》!下課後的節目是肉女大放送的閨房化裝和更衣,晚上當然是青春片必備的派對狂歡,但薩曼莎之後獻初夜給男友的約會,竟因男友醉酒而告吹,並在離開派對途中遇上交通意外。她第二天醒來時,又回到意外當天的早上,一日復一日的情人節、上《薛西弗斯》的課、派對、交通意外…女角的人生突然由青春無敵變成不斷重複的荒謬。薩曼莎被困在性、迷惘和恐懼的監牢中,情人節成了她的巨石,沒有明天沒有未來,初夜的成人禮行不成死也死不去,從青春的跳躍到迷惘和失落,如何存活成了她只為一天而活的人生課題。

電影英文名 Before I Fall Fall 也有雙重意義的玩味 — 墜落和死亡;如果從佛洛依德(Sigmund Freud)的精神分析角度這一定是處女面對性愛前(Fall 墜落 的恐懼。

時空旅程或 Déjà vu 已屬荷里活的一種主流類型電影,即將上演的《死亡無限 LOOP 》也是同一架構,多關於平衡時空的懸疑和偵探片,主角通常都在不斷循環的過程中,再專注每個細節去重塑案情或事件,無限 LOOP 的突破位就是破案或拆解謎團,已屬這種類型電影的必然格局。

7 刻時空》屬文藝類型,突破拆解的是青春的謎惑,如何由肉女變玉女;薩曼莎在日復日「倒帶」中重塑的是自己的人生,生活中忽略的細節和身邊人,誠實而勇於面對這個荒謬和無法逃遁的世界與自己,情人節於薩曼莎已重新定義,玉女用愛,最後戰勝了這荒謬一天的禁閉。

《薛西弗斯神話》中薛西弗斯,每推巨石到出峰,都感到自己又一次戰勝了諸神,成為希臘神話中終極荒誕的英雄。神話中薛西弗斯的巨石不能變,現實裡人生的荒謬不能移,但在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重複生活中,這種荒誕也許才叫正常。從生活細節中聚焦尋找意義,活在當下認識自已,也許那才我這種平凡人的縮影。

撰文:makingXan
圖片:電影劇照

Before I fall  刻時空 》
導演 : Ry Russo-Young
演員:Zoey Deutch  Halston Sage Cynthy Wu

歡迎讀者投稿,稿件可電郵至: hohobanhk@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