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好的時光

常常難捨這家那家老店,但又總說味道、手藝無復當年、價錢又漲了……
然而,老店面對的,就是正在老去。
承傳無人、成本上漲,自己也垂垂老矣。
許多許多的老店,不求大富,只在默默守護商號,陪伴如朋友般的街坊。
店在,人情在。
1967年開業的祥香茶餐廳,令人回味的就是人情。

談談笑笑都是朋友

和熙的陽光下,一邊吃菠蘿油,一邊聽老闆娘周太說著說著,是很大的樂趣。
她瞄一眼門口,站著一位老先生,人都未說話,她已跟樓面說:「咖啡行街。」
如是者,只要有客人在外,只需交換一個眼神,就已落單,比《無間道》的摩斯密碼還要利害。
有客人坐低,冷不防今天要試新的 — 三隻煎蛋配米粉。「平日都點沙嗲牛肉米粉,今天只要煎蛋,還要三隻,呵呵呵,無所謂啦,都給他弄。」周太輕描淡寫,談笑用兵,客人在旁搭嘴說自己天天都來。
後,在等咖啡外賣的客人提點:「嘩,散銀就亂放,留神呀!」周太笑著笑著,唯唯諾諾。
她說客人就如自己好朋友般,每天來傾傾講講,「這裏七、八成是熟客,新客來,聊著聊著,又變成朋友。」

這麼多年,都只是簡單的新裝,裝修舊但簡潔、乾淨。

物換星移幾度秋

祥香茶餐廳在堅尼地城卑路乍街已有五十年歷史,28 年前由周錫豐頂手,近年兩個兒子接手,周先生退下來,周太只是午飯時間來頂頂更,讓兩位小周生稍作休息。
「他說做到怕了!」周太笑著談起丈夫:「每天清晨 5 點開舖,以前附近有菜欄、巴士公司,還有小巴,而且老人家都早起。」一年前,港鐵通車,社區出現變化,「通車初期,生意也很旺,天天排長龍,後來競爭也大了。」原本附近有五、六家茶餐廳、冰室,漸漸只剩下祥香。
「做這行挺辛苦的,不是兒子接手,也不想做了。」周太說,當年時勢不同,丈夫是的士司機,經營茶餐廳相對穩定,他父親把祥香頂手,叫他回去幫手,他就從頭學起。
「現在請人難,我們是『揸頸就命』。」兩層的茶餐廳,要請 10 多位樓面連師傅,人工成本絕不輕。物業也不是自置的。「如果是自置的,我就不做了。」周太愛笑,說話輕輕的,令人舒服,難怪跟客人都是朋友。

兩位兒子接手,周太只是每天來頂頂更。

平淡亦無不可

周太說業主一直租給祥香,每兩年續約,也沒提加租。「我們自己加給業主,譬如外面整體加 10%,我們便自己加 7、8%,又不會跟足加。哈哈。」業主亦不打算賣掉物業,還叫他們放心租下去,如果有天要賣,也只會賣給他們。
不過,又因為是每兩年續租,祥香從沒有大裝修,在不影響生意下,逐少逐少的簡單翻新。
店內的閣樓雅座和鐵腳凳,最有懷舊氣氛;仿如回到昔日般,想起那美好的時光。
踢著拖鞋、隨便披搭,就來買個菠蘿油,吃個蛋撻,飲杯奶茶,坐著看看報紙、揭揭雜誌
平淡,閑靜,但世道平和。

鎮店王牌 — 蓮蓉雞尾包和菠蘿油。

期待又期待

祥香的奶茶,馳名西環,那「七分茶三分奶」的配方,是老闆周錫豐自己摸索出來的。周太說,大家普遍都愛飲奶茶、咖啡,但她就對鴛鴦情有獨鍾:「有咖啡香味,又有奶茶的滑,有兩種味道。」

吃的至愛,則是祥香王牌之一的菠蘿油。「新鮮出爐,熱辣辣最好吃,很鬆化,吃到豬油渣,我覺得就最好食。」她笑著說:「我們利錢比較淺,用的牛油都是真材實料,供貨的都是老字號,不是『沙沙滾』那種,不然也做不到這麼幾十年。」一個菠蘿油賣八元,吃得飽肚,「附近多了年輕人,要供樓,我們才有得做。」

另一張王牌是,可能是全港唯一的蓮蓉餡雞尾包。「坊間的雞尾包,都是用椰蓉加芝麻和糖做餡,我們就用蓮蓉,是月餅那種靚蓮蓉,開店賣到今天。」還有還有,不少人都讚這店的曲奇皮蛋撻,皮夠鬆化,既牛油香,又有蛋味。

氣氛,不須刻意營造,隨便一角,都有種難言喻的感情。

唯一不同是,沒有限定的出爐時間了。「整天都在做,差不多賣完,就補貨。」限時出爐?「不會啦,這裏吃不到,就跑到另一家,不一定要吃你店的。」世情的確如此,不慌不忙,順勢而行。

街坊、熟客,是這些老店的支柱。
「繼續做,都是因為捨不得那些街坊呀,有些來了 30、40年。」
「以前,一天來兩次,現在有些,還是會一天來一次,有些也沒有天天來了。」
店老了,街坊亦會老。
但願,人長久。



祥香茶餐廳

地址:堅尼地城卑路乍街 107

撰文:陳零
編輯:堂
攝影:壹一

原文亦見於眾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