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動是 Made in Hong Kong

一件小事,專注做十年,會有小成。
有了小成後,可以試著跟大家分享所得所獲。
不一定驚天動地,但遇著知音人,也許又創出另一番天地。
劉任輝收藏了一些  Made in Hong Kong 的塑膠玩具,辦過玩具展覽,寫了一本書,月前還在深水埗開了一間快閃舊玩具店。
他沒有以玩具收藏家自居,也沒有宏大野心,只不過是「的起心肝」做點總結。
你我都曾有許多念頭,就只欠「的起心肝」吧?

尋找家鄉的故事

劉任輝從不是玩具狂迷,也沒有數家珍地解說著藏品。
辦玩具展、出書、開玩具快閃店,都是那一點機緣。
「小時候的玩具,玩兩玩,便掉了;中學時代,都不玩玩具啦!」有誰不是?

總是人在他鄉,才會尋找熟悉的氣味、記憶;找到後,又格外興奮。「在英國留學時,發現當地人特別尊重舊物,在保育時,會嘗試新舊文化融合,令舊事舊物可與現代都巿共融。」課餘在倫敦閒逛,他說感受特別深。
一九九零年初,他畢業返港,好像就是要尋回甚麼似的。
在舊區逛著,經過一些舊士多,見到那些舊塑膠玩具,包裝簡單又便宜。
叮一聲。就是它們了。
有點像隔世情緣。

劉任輝説自己只是愛收藏玩具,談不上是個收藏家。

被遺忘的時光

他開始愛逛屋舊士多、文具店,就像尋寶般,尋找上世紀被遺忘的舊玩具。
他笑說,廿多年前,未結婚,沒有負擔,時間剩下的,男人通常喜歡做「收藏家」。
「最先是儲火柴盒、鐵皮玩具,然後是日本模型、香港塑膠玩具。」儲著儲著,就會有興趣了解一下背景:「一九六零至七零年代,香港製造的塑膠玩具,出口量全球第一,佔了九成。」那些寫著「 Made in Hong Kong 」的玩具,包裝精美,只作外銷,當年的小朋友多半未見過,或者要到百貨公司才見得著。
「我細路仔時也未見過呀,都是後來在外國拍賣網站如 eBay 見到,因為當年是出口貨,都由外國人買下來。」他指著一架塑膠倫敦巴士的包裝紙盒,上面印著  Made in Hong Kong ,彌足珍貴,令人有一刻感動。

看著印有 Made in Hong Kong 的包裝盒,像是回到很遙遠的當年。

除了男孩最愛的模型車,香港那些年都有生產塑膠機械人,但造型對比日本那些超人之類,又好像有點怪怪的。
劉任輝說,以往在舊士多還找到不少港產塑膠「山寨」玩具 — 士兵公仔、紅蕃、牛仔,還有洋娃娃,許多六七十年代只賣一個幾毫,「還有飛標、紋身貼紙,有流行,很便宜的。」他見到一箱箱擱著,像是被遺忘的記憶,就會一箱箱買,然後收進倉儲起來。
港產玩具帶點粗糙的效果,再配合包裝盒上的醜怪手繪插圖,他最喜歡,覺得很有特色。

士兵公仔很有山寨的感覺

消失的文化

廿多年下來,他儲了數百件舊玩具。
他說像是走到另一個階段,開始想做點記錄,但就是欠缺行動力。
直到去年 8 月,朋友邀請他一道在觀塘工廈内,舉辦一個小型塑膠玩具展暨玩具市集,展出接近300件塑膠玩具珍藏。

沒有宏大的野心,玩具展有老有少,各取所需,已是一件美事。
「有老人家來看看,緬懷過去,也有家長帶著小朋友來看看,當是個親子活動。」開心半天,帶著回憶離開,就這樣簡單。
後來,他卻因為這個展覽,得到出版商邀請,寫下 《塑未謀面 — 香港製造 x 香港玩具》一書。
他笑言,一直都想把藏品分類,然後做好記錄,這次是「的起心肝」做,並趕及在7月香港書展出版。

書出了,念頭又多了。「想以流動展覽的概念,讓大家知道這個已消失的文化。」
今年 8 月,有朋友在深水埗黃竹街有個空置的街鋪,可讓他「變身」成為快閃玩具店,逢五六日供公眾參觀,「每件藏品都標了價錢,收在倉不好,有知音人就賣掉。」
玩具店其中一隅展出數十件他珍藏的香港玩具,「那些就不賣了,因為數量少,不容易找,想讓更多香港人看看。」

這些塑膠機械人都是香港製造的。

日後,他希望以流動的概念,帶著自己的玩具珍藏,四出辦不同類型的展覽。
不追求規模、形式,不是分享硬資料,就有點像榕樹頭下,説説舊日往昔往年。
閒話家常,交流心得,有何不可?

劉任輝
Facebook 專頁Upperclasshk

撰文:陳零
編輯:堂
攝影:Patri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