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存在為了甚麼 | Blade Runner 2049 銀翼殺手

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 (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 這是來自電影《銀翼殺手》的原著,也是科幻小說家菲利普狄克(Philip K. Dick1968 年的小說作品;但《銀翼殺手》(Blade Runner)又是另一本小說的名字,只是電影取《銀》作戲名但用《仿》作故事大網。

《銀》的世界觀由  1982 2020》開始發展到 2017 年《2049》,最少可以拍十部電影、寫幾部書解讀。客觀說,一部如此複雜的電影,仍值得花百多元入場觀看嗎?筆者可以即時舉手舉腳比十九幾個LIKE 答你「值!」。建議想觀賞《銀 2049 》的話,先別衝入戲院,最少也得先翻看第一集《 2020 》做做功課。

就筆者 35 年前的觀影記憶就是:視覺堅!美術勁!女主角桑恩(Sean Young)靚到無得頂!然後記得跟著福伯(夏里遜福 Harrison Ford)追兇,走進光怪陸離 2020 年的洛杉機未來世界!只是也許當時年紀小,雖然睇得 O 嘴,但邊看仍邊諗「重未完呀?」事隔 35 年,當年睇極唔明的甚麼複制人、植入記憶、虛擬現實第都先後在電影和現實中出現,只是今天重看《2020》仍不得不 O 嘴,驚歎導演烈尼史葛的先知性,當年拍的電影仍然無限前衛,而且可以接上 35 年後下集的故事而毫不遜色。無論在人物線、故事結構、主旨、美術都能接上《銀 2049 》;雖然第二集換了導演,烈尼史葛成為監製,但整體性仍是烈氏的電影概念和風格,不得不驚歎一個藝術家可以跨越時空的雄心和毅力。

《銀 2049 》不是一般的空想科幻動作電影,雖然中文戲名有殺手兩個字,主線是查案也有動作場面,但剝開糖衣實際上是一部哲學電影,而且很多地方都是借未來諷現今人類依賴科技的問題。戲中主角是複制人 K (自然聯想上卡夫卡小說《城堡》的主角 K ),他的任務就是追捕一群不同型號叛變的複制人,當他完成一件任務後上司對他的評語是「你沒有靈魂也活得很好」,那人和複制人之分別就是靈魂,他們的存在就是為人類作奴工;而為了讓複制人自我感覺更實在,特別為他/她們製造和植入了回憶,讓他/她們更有存在的實感和活得與人類無異。於是,電影就著真假回憶、真假關系、真人和複制人作論辦:到底何之為人?存在的意義是甚麼?文明是如何開始?與及被造物對造物者的反叛 …… 這又跟烈尼史葛的電影《普羅米修斯》和《異形.聖約》一脈相承。

特別激賞的是《銀 2049 》的拍攝和視覺比一般科幻片更見前瞻性和「埋身」。電影營造的未來世界來得更實在和生活化,就是讓觀眾強烈感覺在不久將來,已經能步向這種科技的可能性。戲中主角 K 有一個虛擬女朋友 Joi  ( Joy 的諧音),像日本虛擬女歌手初音未來的進化版,是一個互動應用程式加上立體投射影像,  Joi  可以和 一起互動和溝通、生活和戀愛;中段  Joi  還找來一個複制女孩,把自己的影像同步投射到複制女孩實體的身上跟 K 發生關系,這段應該是對電影《雲端情人》HER 的補完和致敬,只是《雲端情人》不成功的虛擬性愛  Joi  都能超越了,而且攝影拍出來的效果幾可亂真。這簡直感覺一天這種機會是屬於我們的,讓男觀眾有無限  FF 。另外,劇情提及《 2022 》複制人叛變導致大停電,所有 2022 年之前的資料全部消失,這跟我們今天依賴電腦和雲端的科技打了一記耳光。

《銀 2049 》就像智者般不斷提醒和反問你:你的存在哪部份是真實?到底真偽影響存在嗎?你的存在為了甚麼?一連串的問題就像哲學與宗教的爭辯,我思故我在,最後直指向人的靈魂和生命的源頭,尋找造物者和被造的因由。《銀 2049 》就是要你打醒十二分精神細味欣賞的電影,除了影像和觀感能讓你吃到飽,還把你的腦袋填得滿滿的。

觀看《銀 2049 》前,最好先翻看 1982 年的上集《 2020 》,但《 2020 》電影連 DVD 也有 7 個版本,而且《銀 2049 》在網上又有三個短片填補 2020 年到 2049 年之間的空白,分別是《 2022 》《 2036 》《 2048 》;坊間亦有說《銀》是電影《普羅米修斯》前傳,於是又跟《異形》扯上關系。如是者《銀》從第一集《 2020 》到三十五年後的第二集《銀 2049 》,不知是陰謀還是陽謀,捲進了英國導演烈尼史葛(Ridley Scott)科幻系列的大旋渦裡。

撰文:makingXan
Photo Credit: 影片劇照

Blade Runner 2049 銀翼殺手
導演:Denis Villeneuve
演員:Harrison Ford, Jared Leto, Ryan Gosling, Ana de Armas, Sylvia Hoeks

歡迎讀者投稿,稿件可電郵至: hohobanhk@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