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品 005
因為,你我都是香港人

他說,相信愛的力量可以很大。
敢信不少香港人亦認同。
也因此,他才能發動大家一起去「放火」。
然後,他才敢說香港人很有愛。
然而,他最期盼的,卻是參與「放火」的人,都一一消失。



如果.愛

因為,施比受更有福。
所以,就去伸手助人,輸去愛的能量。
可是,何以施比受更有福?

「施比受更有福是我們行動的禁忌詞,更不是行動的概念;假如你有施捨的心態,那是在一個不公義的社會,由強勢人向弱勢人作出施予,以證明自己更有福。」 Benson Tsang  ( 曾志浩 ) 這樣說,可有令你心頭悸動?

六年前,他發起「平等分享行動」— 募集政府向市民派發的 6000 元,變換成物資,譬如飯盒、超市券之類,然後走入社區,與年老的拾荒者、露宿者分享。
活動只有發起人,沒有「話事人」,沒有組織,也不是定時定日定點,聚集一班有心人去派發物資那種。
活動參與是自發的,單人匹馬亦可;參與者並不是義工,是戰友,是街坊。
活動亦無任何官方統計數字,辦過多少次活動,不詳;參與人數,不詳;受惠人數 (正確說法是「街坊」),不詳。

那些年的原始關係

「第一次是跟社工去探訪露宿者,當年,自己亦不清楚露宿者的生活;後來,我們決定到小店購買物資,再拿著物資跑到橋底、隧道,探望那些露宿者。」從此,平等分享行動就展開了。

Benson 說,行動頭半年,只是不定期去探訪弱勢社群,「後來開始思考用甚麼出發點繼續走下去。」他不想行社福機構、義工那由上而下的一套,他期盼的是「對等的身份」。「我們並非義工,不是去幫人;我們只是普通街坊,落到社區,探訪在街頭角落生活的弱勢社群。」

把物資交予露宿者、拾荒者,是分享,不是施予。
還記得小時候,在學校小賣部,買了朱古力、餅乾,會跟同學分享;又或者,媽媽煲好紅豆沙,會拿去與隔籬鄰舍分享嗎?
「只是回到社會最原始的關係,用分享這角色。」這種關係,可已被遺忘?「落到社區,真的當 (露宿者、拾荒者) 是朋友,是街坊。」Benson 認為,落到社區,站在街頭,大家都是平起平坐,關係對等。

分享物資還是其次,Benson 深信,更可貴是行動者願意聆聽。
「不少拾荒長者在街上 8 小時,也沒有誰去理睬他們;突然,有班人來聽他們說說生活,聊聊天,他們會很快樂。」他說,行動的終極任務,是希望那些老人家笑。

火柴.放火

後來,行動代號定為「放火」;收集得來的物資統稱為「火柴」。
火柴劃出火光,令社會發光發熱,人心不再冰冷。
「燃點起火光,讓在陰暗角落處、平時看不見的『街坊』知道,我們是看到他們的。」
Benson 會跟行動者說,不要想是否在做好人好事,也別期望能改變世界,只是在做該做的事。

走到社區黑暗角落處,隨便就碰到叫人心痛的人和事。
貧窮與死亡,往往是咫尺之間。
「我不時反思,透過網絡把『街坊』的故事發佈開去,是在發放正能量,還是負能量?」Benson 覺得,讓更多人知道,更多人參與,就有更多人關注社會的種種問題。「不同的人住不同的社區,就可以關心到不同的拾荒者、露宿者。」
那是一種責任。



最渴望的一種消失

六年,行動令 Benson 更愛香港,更覺得自己屬於這個地方。
「我土生土長,今天所擁有的,都是來自這地方;但回心想,我所擁有的,可能是在弱勢社群身上剝削得來的。」行動,讓他更關心弱勢社群,關心這個地方。

Benson 辦公室其中一面牆,貼滿繪有火柴的畫,那是他請送來物資的朋友繪畫的,留為紀念,那是推動他的強大能量。「香港人很有愛,也許只是大家不夠膽做,不夠膽出手;不過,見到有人傻傻地捲起衫袖去做,他們會給很正面的反應。」

他說不想見到七八十的老人家,食物和生計都要靠一堆紙皮和垃圾
他最期盼就是「平等分享」行動,以及一班參與者都在香港消失。
那樣才意味一班依靠拾荒為生,露宿街頭的長者,已不再需要為晚年生活擔驚受怕。

Acknowledgements
Photos from Benson Tsang

Credits
Text / 陳零
Photographer / Lewis Wong
Video / Trevor Tse
Assistant Cameraman / Kelvis Cheung


原文亦見於衆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