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自豪

甚麼讓你感自豪?名成還是利就?
一底香脆的雞蛋仔,讓賴釗鴻 ( 鴻哥 ) 沾沾自喜。
鴻哥是鴻記極品雞蛋仔的老闆。
他製作的雞蛋仔被 CNNGo 評為全港最美味雞蛋仔之一。
他花了10 年獨創雞蛋仔粉漿,像金庸筆下的西毒歐陽鋒般,天下僅得他曉蛤蟆功。



不是「沙塵」

以「極品」當招牌,來形容自己的雞蛋仔,有點「沙塵」味。
不禁反問,真的有那麼好吃?
在西灣河太安樓賣了 9 年雞蛋仔的鴻哥會誇口說:自己的出品更勝他人。
「當年太安樓很靜,是我把這裏帶旺,後來才多了食肆。」
「很多行家來偷拍做間諜,為了偷我的 ( 雞蛋仔 ) 配方。」
「當年大坑雞蛋仔阿伯與記者來挑戰,他們試食過我的雞蛋仔後,記者要求阿伯豎起拇指拍照。」
鴻哥說,人生最自豪的就是整雞蛋仔,因為只有他會花 10 年去研製最好味的雞蛋仔,也成功了。
配方獨一無二。

雞蛋仔邊的脆如薯片,獨門就在此

香脆簡單滋味

有說,孩子的味蕾特別敏銳,鴻哥對雞蛋仔的執著,相信源自兒時的情意結。
1960 年代,鴻哥的父親在筲箕灣永華戲院(現為永華大廈)門外推車賣雞蛋仔,只得幾歲的鴻哥亦跟著父親「走鬼」。
鴻哥說,生活窮困,兒時有糖吃已難得,也很少能吃得上雞蛋,而傳統的雞蛋仔,亦只用麵粉及砂糖開成粉漿,並不含雞蛋:「因它外形像雞蛋,讓小朋友幻想有蛋吃。」
雖然它沒有真蛋,但卻香脆,口感有別於吃蛋糕,是真正的雞蛋仔味道。

賣雞蛋仔收入微薄,到 70 年代,香港經濟起飛,鴻哥的父親亦轉了行,這時,街上賣雞蛋仔的小販亦不多了。
「小販要拋頭露面,年輕時覺得當攤檔沒面子。」當年,鴻哥做過不同工種,包括地盤雜工,也先後在遠東交易所、港交所等當「掛牌」(證券交易員),由拿「鐵筆」到拿「毛筆」,他卻從未想過再賣雞蛋仔。

材料就是這些,但秘技都在腦袋。

人生十年

雞蛋仔原是窮人孩子的食物,鴻哥說,社會富足,雞蛋仔亦隨之起了變化,不但加入了雞蛋製作,到 90 年代更成為街頭巷尾可見的小食,款式也五花八門。
「雞蛋仔曾經斷層,老師傅都不在了,也沒有傳下去,現在賣的都不是傳統。」傳統好吃的雞蛋仔,是香脆內軟的,鴻哥嫌街外賣的不夠脆,就算脆的也只是靠烘乾,並非真正的香脆,就因看不過眼,於是他就自己造。

「整雞蛋仔是我的興趣。」鴻哥把父親傳統的配方改良,每天放工回家,他都埋頭鑽研。
「試過不同材料,例如落糯米粉,但不可行,因太腍了。」他日復日反覆試驗,不同的配料、份量及火候都全試,10 年過去,鴻哥總算研製出自己最滿意的雞蛋仔。

就算多放一會,還是鬆脆無比。

無字秘笈

「畢業了也要去實習,看看市場是否接受吧!」沙士後,年屆退休的鴻哥,把興趣發展為事業,輾轉在九龍城、旺角、筲箕灣賣起雞蛋仔。
「旺角生意好,奈何租太貴;亦試過舖頭太偏僻沒人流,日賣只得 2 3 底。」
後來落戶太安樓,也守了很久:「雞蛋仔也只是小食,可食可不食。」
他一路捱過去,有麝自然香,美味的雞蛋仔獲得本港及外國傳媒報道,也因網媒讓他的出品廣為人知,為小店帶來了客源。

這個夾餅,物超所值。

鴻哥說,早前更有公司欲買下他的招牌及配方,但他卻無意開連鎖店。
「打算把配方傳給兒子,雖然他現在不想學,但若他日後失業,可能會做呢。」
鴻哥有一子一女,平日夫妻檔合力,最近女兒早上會到店幫忙。
他說,粉漿由 10 多種材料製作,每樣都有特定份量,這無字秘笈,全印在腦中。「每晚都花上數小時親自攪粉,配方份量連老婆也不知道。」
他又說,因為獨家,所以感到自豪。
「就像歐陽鋒般,只有他一個人會蛤蟆功。」

爐具都經自己改良,全都是用心的鑽研。

開心雞蛋仔

他說,做「掛牌員」時也風光過,當年更有雜誌採訪他。
「以前食到好肥,但都沒有現在整雞蛋仔開心,不是因為錢,而是享受人生的過程。」
「我是孤寒人,每樣食材都很矜貴,應該用來製作好的食物,而非浪費。」
他又曾因加租三、四成,流下男兒淚:「現在想通了,租加多少,價就加多少。」
雞蛋仔不僅是小食,對於鴻哥,已是生活的一部分,更要守住它。
冬天之時,若你經過太安樓,一陣蛋香飄至,這就是鴻哥雞蛋仔的氣味。

鴻記極品雞蛋仔
地址:西灣河筲箕灣道 5758 號太安樓第二街 A34C 號舖

撰文:梁敏怡
編輯:堂
攝影: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