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當下 | 人狗情未了 A Dog’s Purpose

這兩個月的電影院,有小企鵝、紅海龜、鯊魚、鹿、貓貓狗狗、還有猿人有悟空,無論動畫、劇情片、動作片、記錄片,都不難發現優獸佔領了這大都會,3D 4KCG 包羅萬有;但偶然仍有動物電影回歸平淡,用最簡單直接的手法去觸動觀眾,《再見亦是狗朋友》就是用純真以情去帶出人狗的故事。

導演是之前也拍過狗狗戲《秋田犬八千》的賴斯荷士莊 ( Lasse Hallstrom ) ,而資深電影迷被這位瑞典導演感動的應該是他前作《狗臉的歲月》 ( My Life As A Dog ) 和《不一樣的天空》 ( What’s Eating Gilbert Grape? ) ,兩部舊作都是用隱喻去說人狗的關系,而《再見亦是狗朋友》則更明目張膽用狗狗「擬人法」說故事,一頭自說自話的狗星人用狗眼看人/狗生。

電影的英文戲名 ( A Dog’s Purpose ) 甚富哲學意味,活像狗星人版本的「我思故我在」,香港中文譯名《再見亦是狗朋友》則明顯著重情,而且一看片名便簡單直接帶出了整個故事。戲名的「再見」就是電影中狗星人的「輪迴」;常聽人講佛偈:「今世你不好好做人,下世便做豬做狗 … 但 … 不做好好狗的下世會是做甚麼?」《再》便告訴我們,好好做狗的,下一世仍是做條好好狗,前世如此,今生後幾世也如此。那麼做狗有甚麼意義嗎?《再》片的主角好狗貝利就經常問這個問題,對自己的存在意義感到困惑,而好狗貝利不單有思想而且還有記憶,落入了「放不下最初的小主人」的回憶中糾纏,超脫不了,四段生命也就是貝利的修行,善哉善哉。

《再》片雖然主題哲學、潛台詞佛學,但你不要空想這是很思想性的宗教理論電影,導演沒興趣跟你討論狗星人的輪迴和轉世機制,或者狗星人是如何修行云云。好狗貝利就是無知天真,看不懂也懶得懂你人類世界,牠自覺良好的收養了一個小男孩伊雲 ( 其實是伊雲把牠救回來收養 ) ,然後前半就是小男孩與狗的成長故事。電影用人狗情包裝得甜甜鬆軟又易入口,假若你是狗奴,你會很輕易投入和希望自己的好狗也是《再見亦是狗朋友》;但非狗奴的進場也請預備紙巾,多少也會被幾幕人狗情未了打動。

好狗貝利有思想有記憶,想深一層跟地球人無異,牠的狗眼看人間,就像導演前作《不一樣的天空》里安納度狄卡比奧 ( Leonardo DiCaprio ) 扮演的智障少年般,無知天真而帶點狂亂的活在自已的世界;而貝利的個性就像《不》中尊尼特普 ( Johnny Depp ) 飾演的哥哥一樣,只懂為身邊的人著想。貝利基本上是《不》中兩位主角結合的輪迴轉生,《再見亦是狗朋友》電影中貝利的四段生命,雖然換掉外表卻都一樣的忠誠,一樣的想快樂時去快樂,一樣的想去愛想被愛、想和人類做朋友,那就是好狗貝利幾段生命幾回修行。人/狗一生也是,帶點荒謬無奈和絲絲悲哀,但如何在這種灰暗中尋找光,這是每個人內心渴望和可以共鳴的,也是導演賴斯荷士莊的拿手好戲。所以,每次看他的電影都期待著,從那種荒謬人生的裂縫中沁出來的點點愛和真誠。

《不一樣的天空》尊尼特普演只會顧家的哥哥,有一幕的對白印象深刻:
女角問:告訴我你想要甚麼?你最快想到的。
尊尼說了一大堆關於照顧家人的事…
女主角再問:你自己想要甚麼?只是屬你的?
尊尼說:我想做一個好人

其實狗星人轉世和地球人轉世沒甚麼分別,都是觀自在;好狗貝利經歷過幾生幾死輪迴轉世後,得出一條狗存在的意義 ( A Dog’s Purpose ) 就是做一條好狗:活在當下 ( Be Here Now )

撰文:makingXan
Photo Credit: 影片劇照

A Dog’s Purpose
導演:Lasse Hallstrom
演員:Dennis Quaid, Brittrobinson, Josh Gad

歡迎讀者投稿,稿件可電郵至: hohobanhk@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