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港.記認

有一種愛,轟轟烈烈;
也有一種,細水長流。
冼培安,應該是後者。
說的是他對香港仔的一份情。
還有,他為海鮮舫的歷史,留下的記錄。
你還記得,香港曾經是個漁港嗎?

在很久很久以前

冼培安是名符其實的「香港仔」。
他說出世至今,都未離開過香港仔。
故事由他 14 歲學影相說起。
那個搵食比讀書重要的年代,他中一都沒有唸完,便到了一個熔金工場打工。
他說老闆喜歡攝影,他看著看著,興趣漸漸萌生。「老闆還借我 500 元,相當於幾個月人工,買了部德國 Rolleiflex ,跟師傅學影沙龍。」他加入攝影學會,後來的沙龍照更在大會堂展出。
直到 18 歲,母親要他回去幫忙打理家人經營的漁利泰茶餐廳,就再沒有時間攝影了。

然後,他依稀記得那年是 1996 年。
在一家沖曬店中,偶遇一張估計是 1950 年代的香港仔夜景的舊照片。
大概,有一點重遇前度的悸動,種種回憶,湧上心頭。
「這是我家鄉,覺得那些舊相,可以留給下一代看看。」於是,他開始到外國拍賣網站搜尋:「每見到香港仔的相片,我都會買下。」他說,那年代會影相的,都是外國人,又或者影藝術照那種,「香港的舊照片都以大風景為主,街景那些很少有的;原裝舊照片就更加珍貴和有價值。」

漁港風情,相信許多香港人也未見過,共鳴不大吧?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尋找家鄉的故事

從此,有朋友見到香港仔的舊照片,都會轉送給他。
更重要是,展開了一段尋根之旅。
冼培安說,看著那些舊照片,讓他更想了解香港仔的歷史,尤其是海鮮舫。
50 年代,香港仔未填海,海面扯住隻風帆,水上人戴著帽,撐住艇仔,搖呀搖,旁邊有隻海鮮舫,就是那種漁港風味。」
「當年,本地人來香港仔很不方便,但來吃海鮮,都是為了感受那種氣氛。」

1990 年代末,他跑去跟表叔談。「漁利泰 )  家族是漁民出身,和平後 1947 年 經營海鮮舫,每隻船可以擺 8 10 張檯。」海鮮舫的前身,則是戰前已存在的歌堂船。
歌堂船源自廣州,船上提供飲宴,亦可以唱歌自娛;香港的歌堂船主要是婚宴擺酒用。
他指著相片:「沒有冷氣的,晚上就用火水大光燈照著吃。」旁邊是艇仔,在海上搖著搖著,徐徐海風,大概就是漁港風情。

家族曾經營海鮮舫,也是從一張舊照片確認。(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他又從一幅地圖,探究歌堂船的演變。「當年,北角是個小上海,住了不少有錢的上海人,他們親人過身,就會葬在鴨洲的墳場。」他們經過,見到歌堂船,便問有否飲宴提供。
漸漸,歌堂船就不只做婚宴生意,還開始招待散客吃活海鮮。
他形容,那年代的香港仔,未有避風塘,流水靚,水質又好,漁獲豐富,海鮮種類又多。
他估計,當年香港仔的漁船最少都有 500 隻,漁業興旺;歌堂船高峰期亦有 7 隻。

海面曾經是這樣熱鬧的。(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幾許風光都過去

「以前海面是風帆,無污染,海鮮品種多 ,漁民到汕頭汕尾補魚,也有不少 漁獲 ) 來自南中國海;其中塔門的鮑魚,到今天,仍然是最好食的,奈何因為水質污染,已然絕種。」
「香港仔是吃海鮮的始祖。從前吃海鮮的地方不多,酒家既無鹹水,又無電泵;鯉魚門早期都是近海的村屋,才可提供海鮮。」要吃海鮮的,還得來到香港仔的海鮮舫,因為就開在海上。「當年有不少富豪、律師,會特意駕著遊艇,來到香港仔吃海鮮。」

那年代,吃海鮮,當然奢侈。
50 年代尾,人工約 30 40 元,去吃一餐海鮮,要十多元;70 年代,大約幾百元,人工平均約 800 元。」他認為,物有所值。「今天花萬元吃海鮮,也未必能吃到當年的水平和風味。」

1960 70 年代,香港經濟開始起飛,遊客也愛到香港仔吃海鮮,都算是最風光的年代。
歌堂船愈建愈大隻,演變為海鮮舫,擁有經營牌照的,則只得全記,太白和漁利泰三隻。「後來,我家族 漁利泰 ) 把經營權賣了給告羅士打行一位姓歐的外國人,只保留了股權,買家就改名為海角皇宮。」
當年,就只剩下海角皇宮和太白,後來珍寶先後收購了這兩艘海鮮舫,成為獨市經營。

1950 年代的太白碼頭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往事只能回味

「今時今日,吃海鮮可以到南丫島、流浮山,未必會揀去珍寶;漁港都沒有了,氣氛、特色都不見了。」
他一直留在香港仔,對這個漁港滿有濃情,看著地區的變化,失去漁港特質,不無惋惜之情。
還好是,他蒐集了許多香港仔的珍貴舊照片,也找到海鮮舫的源起,「好多香港人都不知道這些,那是香港很重要的歷史。」他說,不少研究香港仔歷史的,要寫論文的,都會找他談。

此情此景,已然不再。(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幾年前,他見舊照片愈儲愈多,就在 Facebook 開了「香港仔之友」群組,分享香港仔舊照片,還把香港仔的居民拉在一起,談生活談往事。
目前,群組有約 14,000 名粉絲。

冼培安退休前,曾經營香港仔第一家茶餐廳漁利泰,後來也經營過燒臘快餐。
退休後,重拾當年的攝影樂。
因緣際遇,開始尋根。
就這樣,一點一滴守護屬於自己成長的回憶。


冼培安

Facebook  香港仔之友 


撰文:陳零
編輯:堂
攝影:壹一
鳴謝:冼培安提供歷史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