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也會被消失嗎?|消失的檔案

六七暴動風風雨雨半世紀,明明是黑,今天可以染白,陰謀化作陽謀;一將功成萬骨枯,反動份子變成當權者,暴徒封為烈士拿了大紫荊勳章風光大葬。明明是香港歷史發展的重要一頁,歷史檔案館 97 前曾存有幾個電視台的新聞片段,現在能找到的片段全長只有 21 秒 ……

半世紀前的事,好像漸漸變得模糊,政府的檔案會消失,發生的歷史會自行進化,明明是六七暴動開始有說成了六七事件。

歷史是由勝利者編寫的。如果只看六七暴動的主流歷史,輕輕帶過簡短描述的示威暴動,讓你相信這只是香港歷史的一小頁,則少年你太年輕了。六七年 月開始,燒巴士、燒電車、殺播音員、殺警察、打巴士電車司機、炸郵政局、焚燒報館車輛、罷工、宵禁、小學校內學生做炸彈、8,047 個真假土製菠蘿 (炸彈) 遍地開花,在深圳 8,400 把斬蔗刀 (像矛一樣長) 打算運過境……

六七暴動不是一場簡單香港本土發起的反英抗暴鬥爭,他是經過周詳部署、國內政權操控的動亂,是文化大革命赤化的洗腦工程。

六七暴動後是香港人身分認同的開始,作為「香港人」意識興起,「香港節」的出現,港英政府對華人的社會福利政策作徹底改變,是香港社會發展的分水嶺。然而,今天港人對這段歷史的認知卻與其重要性成強烈反比。

感謝《消失的檔案》導演羅恩惠和製作團隊,堅持了四年以挽救這段被消失的檔案、被遺忘的歷史;導演用大量的資料蒐習和訪問,多角度立體重現六七暴動的過程。由於整段歷史複雜混亂,這並非簡單的是其是非其非,但作為香港人,最少應該認識這段歷史;尤其當權者對這段歷史選擇淡化和遺忘,只灌輸官方的答案和歷史檔案時,民間的資料集結和歷史重組,民眾的認知和醒覺便格外顯得重要和有意義。

只是六七暴動的歷史被打壓,其電影也遭遇同樣命運;《消失的檔案》要不被消失,團隊只能不斷堅持游走社區放映,因為這部電影主流影院和電視台不會播放,國際電影節拒諸門外;有幸每天都有更新放映消息,無疑是對製作人的鼓舞,也是香港人的醒覺。

有人說所有歷史都是現代史,從六七暴動到雨傘革命,不同的年代都為著崇高的理想抗爭而戰;了解歷史並非單單為了借古鑑今,更重要是 1967 年這段歷史在今天借屍還魂牽繫著社會的局勢與處境。無論我們喜歡與否,香港的命運與中國都是分不開的,你可以視而不見,但不代表他不存在。

撰文: makingXan 

Photo Credit:影片劇照

歡迎讀者投稿,稿件可電郵至: hohobanhk@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