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 · 國度

有看過謝安琪山林道 MV 的,都會見過新藝城傘皇第五代傳人邱耀威。
他是第一位出場。
他出場時,字幕這樣打著:「回憶和情懷比搵食更重要」。
人稱「傘皇」的邱耀威(威哥)是老闆,是店員,也是補傘師傅。
新藝城傘皇是百多年的老號,在深水亦已屹立半世紀。
威哥也就一直留守在這處,留住大家的回憶和情懷。

新姿藝彩

1842 年,廣州一德路石室教堂附近,開了一家叫新藝城的雨傘店,賣著五花八門的油紙傘。當年正是清朝道光二十二年,清政府與英國簽署「南京條約」。
多事之年,經濟蕭條,傘店店主邱氏用店名提了一副對聯,寄望安定繁榮,舖頭門庭若市。

一副對聯寫下安定繁榮,門庭若市的寄望。

轉眼間,傘店有自己製傘小工場,家業傳了三代,直至第四代邱大成,為了避亂舉家南下香港,在深水南昌街繼續家業,並把傘店改名「大成」,藉此隱姓埋名。

到了第五代,由威哥接手,他把傘店遷至同區北河街街市外,用回新藝城舊名,又把對聯重新寫在店外,決意「光復」傘店,既賣傘又補傘。

圓傘美學

「傘就是藝術,打開是圓拱形的,很美。去歐洲旅行,那裡有很多圓拱天花的建築,給人廣闊無限的感覺和想像。」威哥從小喜歡美術及勞作,看著父親補傘,自己也試著學。

差之毫釐,補傘手藝好壞,既影響傘子美觀,若有半分出錯,傘還會合不上,或打不開。威哥加入自己的想法,把這名作傘的藝術品,修補得更精緻,而且不著痕跡,手藝更勝父親:「藝術就是『偽』術!」

傘款不斷變,不變的是威哥的專業服務。

勸君惜物

每到雨季,小店顧客絡繹不絕,甫開店,已有主婦及大叔前來補傘。「人對舊物有感情,內藏回憶,用慣的更不想捨棄。」威哥說。

接下來是一口氣買了三把長傘的男士,然後又有女士帶著新買不久的破傘,到小店買回同款的。

「肯定又用錯方法開傘,大力撐爛了!」威哥感歎,雨傘價格不貴,大家經常遺失,亦不會去保養,其實它可以用得很久。

店內掛滿雨傘,威哥氣定神閒地說,尚有 1,300 把傘子待修,本來每天可修補 20 把傘子,但要看店,每天頂多修 7 8 把。

威哥賣的傘,都以品質先行。

惜用傘子,減少浪費,每有顧客到來,威哥都會耐心教授正確開傘及收傘的方法,以至每款傘子的優劣,都會清楚解釋。

「直傘要指天開,忌轉傘;摺傘要震震向上推開。」威哥隨即把傘遞給顧客練習,有客人邊開邊笑說要震過「貓王」,但偶爾也撞著不受教的老街坊,威哥只好以退為進。

威哥很健談,還打趣說,白鬍子是太太要他留,令他看來沒那麼「靚仔」。

街角藝術

巧手與美術感是天賦,手作人往往具藝術家性格。
威哥太太爺用對聯祝願社區,威哥則用膠樽、易拉罐、報紙、破傘等廢料,做成蜻蜓、風鈴、金魚、風車等掛飾,並種植萬年青,放在店外,點綴北河街。

「希望大家停下來看,讓心情變偷快。」他的創作得到街坊支持,並主動送上膠瓶;也曾有途人出價千元,欲買下作品,卻被威哥婉拒。

威哥從不吝嗇手藝,更是街坊的萬能修理王,午餐時間,鄰近餐廳的送外賣姨姨,拜託威哥修理壞掣的電飯煲。雖然,威哥口中說不懂,但也試著替她修理。

他有自己的藝術天地。

莫忘初衷

守了傘店 40 多年,威哥已兩鬢斑白,也成了白鬚公。
但是,每朝 9 時半從荃灣住所到達北河街開舖,卻是邱哥不變的日常。
先擺出裝飾,再掛長傘,然後摺傘列陣……
他每天花上半小時,去建立雨傘國度,風雨不改,全年無休。
對於接班,威哥坦言補傘工作容易令手指勞損,卻又賺錢少,故沒人願意學。
未來這傘店,或會由女兒接手,但也許不再有補傘了。

好好推介:*** 特別留意 00:33 威哥出場

新藝城傘皇
地址:深水荔枝角道 314 B1

撰文:梁敏怡
編輯:堂
攝影: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