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死不如好活 | A Man Called Ove

《想死冇咁易》是瑞典暢銷小說改編的電影,英文片名是瑞典原文直譯 ( A Man Called Ove )  ,在内地譯為《一個叫歐維的男人決定去死》,在內地網絡去年已大量分享、討論和激賞。當時,看過海報後一直感好奇,那麼呆的片名配一個老頭的電影,怎會受到如此追捧,直到香港上映,先不得不讚發行公司改了一個甚有本土特色的片名;單看片名都猜到這不是一部硬說教、講人生哲理的電影,但只能在一間電影院作特別放映,倒有點可惜。

( Photo credit:電影劇照 )

59 歲的歐弗 ( Ove ) 繼承死去父親的火車廠,工作了 43 年,尖酸刻薄加上事事挑剔,十年如一日的恪守著同樣的規律,清早守時在居住的小社區內晃來晃去四處巡視,無論大小事情都檢查整頓,每日強迫症般重複著同樣的事情。聽來沉悶乏味的角色,偏偏導演把這偏執狂的行勁,以 MV 手法拍得像舞蹈般異常有節奏感和可愛,一開場便被這叫歐弗的男人其貌不揚帶點面目狰獰的演出完全征服。你會想知道這男人如果不去死,可以如何生存下去。

故事發展果然是一條死路,外表強悍是歐弗遮掩思念亡妻內心軟弱的面具,當獨居老人賴以為生的最後動力:工作,也在臨退休前把他開除,這個叫歐弗的男人,在失去生存意義和自尊下決定去死;只是「想死冇咁易」…隔壁新搬來的家庭,誤打誤撞破壞歐弗的自殺大計,新鄰居的妻子是一位懶管你罵自 High 的伊朗過埠新娘,而正正是這異邦文化沖擊撞開歐弗的心結,半拉半扯有笑有淚的帶他走出固步自封的世界,也輕描淡寫的點出瑞典內憂的老人問題和外患的中東移民問題。題材是嚴肅但觀看經歷就是爽,北歐電影其中一路風格就是帶著黑色幽默去看人生和社會的荒謬,「想死冇咁易」就是這一帶一路。

( Photo credit:電影劇照 )

電影中,你還會處處感受到那接近無限冰冷的藍,這瑞典的藍調以不同的色溫貫穿整部電影說著歐弗的人生,同時也貫穿著瑞典前景的隱喻。當歐弗第一次上吊穿上醒神的藍色西裝配黃色襯衫,正正就是瑞典國旗的顏色(連上吊的繩也是藍色),感覺就是垂垂老矣的瑞典國旗在上吊,象徵傳統價值經不起社會改變和異化的最後掙扎,無限唏噓但死不斷氣。

另一個象徵瑞典老化和社會分裂的,是電影內經常提及的主題:汽車 — 兩個瑞典品牌 Saab  Volvo 的對疊(有點像蘋果和三星的手機用家,道不同不相為謀)。從小受老爸影響,歐弗開的車是瑞典平民老牌子Saab,歐弗老爸和老歐弗在不同的年代分別駕著 Saab 跟下一代說同一句話:「這才叫生活」;諷刺的是今天 Saab 已停產。而年青歐弗跟唯一的朋友魯內 ( Rune ) 反臉的原因,是對方開的是瑞典較中產的 Volvo ,今天 Volvo 已被強國品牌吉利氣車收購,這更令人唏噓。

最後,荒謬人生還是可以有扭轉的餘地 — 想冇咁易死,男人身邊就要有個懂大愛的女人來救贖。歐弗人生兩次為尋求公義和權力機關開戰,依常規循秩序,跟政府機構發蠻的狂飆一輪後,結果換來當然是失敗。他就自怨自艾把問題都歸到外界的不公義,這時候他身邊的女人就來個英雌救佬。

( Photo credit:電影劇照 )

第一次拯救來自當時的妻子帶笑跟他說:「我們選擇死亡還是努力活著呢?」她伸手的安慰,活像上帝的救贖把這男人賜與生命,把歐弗由絕地重燃他的小宇宙。另一次拯救來自隔壁的伊朗過埠新娘責罵他說: 「沒有人能獨自承擔一切、沒有人,包括你」。她同樣也伸手安慰這男人,把歐弗從自我封閉一個人的戰場帶到社群,真正融入了周圍的世界。

當一直堅守著的價值觀和曾經熟識的環境不斷在變,這新世界像容不下自己時,我們選擇死亡,還是努力活著呢?《想死冇咁易》是一部非常瑞典的電影,也是活生生你我生活的寫照。

撰文: makingXan 

《想死冇咁易》 ( A Man Called Ove ) 
導演: Hannes Holm 
演員: Rolf Lassgard, Bahar Pars, Filip Berg 

歡迎讀者投稿,稿件可電郵至: hohobanhk@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