繡出美麗傳奇

這並不是一個三代承傳、感人肺腑的故事。
創於 1958 年的先達商店,明年邁進 60 周年,是名符其實的香港製造。
雖然創辦人王達榮已仙遊,但活潑、健談的孫女王嘉琳 (Miru) 卻由心的喜歡,嘩啦嘩啦說著其中的典故及特色。
這是家曾置身於彌敦道 202 號樓梯下的手製繡花鞋店。
聽著這故事,腦海不期然響起台灣電影《戀戀風塵》的背景音樂,有種說不出的淡淡哀愁。

歳月如歌

Miru 自幼跟爺爺和嫲嫲一起住在佐敦唐樓
她說,爺爺也不是甚麼設計師出身,曾擺過街檔,後來開過鞋廠。
與繡花鞋結緣,只因為一見鍾情。
爺爺因為很喜歡繡花鞋的美態,所以自己試著做, Miru 還記得,爺爺造好的樣辦,都要全家人試穿,舒服才拿去賣。
由最初在車仔檔賣,到 1958 年在佐敦彌敦道舊樓租下 30 平方呎舖位。
爺爺就和老伙記鍾伯一起看舖。
所賣的繡花鞋,都是傳統款式,譬如經典的萬壽菊等,顏色不離紅色、黑色。

Miru 與爺爺在舊舖留影 (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爺爺年紀日漸老邁,卻從沒要求子女承傳手藝,只是自己的熱忱,天天拿著針線縫著繡著。
「就算身體很差,也只是叫爸爸替他開閘,繼續自己看舖。」 Miru 父親王景華後來結束自己的設計公司工作,與鍾伯一起看舖。
2005 年,爺爺走了。
2010 年,樓梯舖被逼遷,小店搬到附近寶靈商場,是曾經有不少裁縫店、手作店的商場。
2014 年,鍾伯也走了。
同年,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的 Miru ,就像拿著魔術棒的小仙女,來替這繡花鞋店來個大變身。

傳統的繡花鞋,顔色配搭及圖案選材較單調。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拿著魔法棒的小仙女

Miru 說, 6 歲已開始幫爺爺縫縫紉紉,對於這門手藝,有著說不出的喜歡。
然後,她大學畢業的項目,就以革新繡花鞋店為題,就著繡花鞋進行了深入的研究。
繡花鞋原為皇后、妃嬪的專利,後來傳到民間。直到民初,上海是個富有地,女士都愛穿旗袍搭配繡花鞋,連家中所穿的拖鞋,也加上繡花,是當時富家千金、太太的時尚打扮。
1950 年代,不少上海人來到香港定居,也把繡花鞋的時尚帶來。
Miru 爺爺亦因為居所附近住了許多上海人,其中有的找他造繡花鞋,所以學著做,從此便愛上了。

鞋面上的一對金魚,生動得如在水中暢游般,寓意金玉滿堂及幸福美滿。

傳統的繡花鞋,選色以紅黑色為主,圖案則環繞萬壽菊、茶花、龍鳳、鳥為主,而最令 Miru 著迷是,每個圖案的寓意。「西方的鞋也會放入圖案,但不像中國的繡花鞋般,寓意深長。」譬如,菊花萬壽,龍鳳寓意幸福良緣,用於婚嫁。

她先從圖案想,因為喜歡動物,所以加入熊貓、獅頭金魚等圖案,還在刺繡的絲線搭配,譬如珠繡、線繡的混合繡,營造不同效果;然後輪到面料的選擇,她嘗試加入不同質料的絹面,如光面、絨面,以至尼龍、麻布等,甚至由平底,加入船、中高,以至近期流行的厚底、運動鞋款等等;而鞋底亦由多層的布,改良為防跣膠底、坑紋底等等。

一對鞋面,熊貓圖案都不一樣,除了手藝,也放進了細膩的心,要抄襲也不輕易。

色更是不得了,單是一款雪梅花拖鞋,便有雪影純白、珍珠彩藍、珠光粉紅、暗夜亮黑和艷彩桃紅,連名字也像回到當年老上海般,多姿多彩,活色生香般。

同一款式,都像在爭研鬥麗似的。

先達商店現於寶靈商場的店舖,店面很細,大約只 200 平方呎,但望進去,就如 Miru 自己在 Facebook 專頁的形容,紫嫣紅的刺繡圖案,的確有爭妍鬥麗的氣氛。
對了, Miru 是在 2014 年開設 Facebook 專頁,至今已累積超過 4.3 萬個粉絲。
那亦是她成功把香港製造繡花鞋,進一步向本地年輕人,以至外國人推廣的媒介,當然還未計多年接受中外媒體的訪問。

華麗不失時尚,立體的釘珠,盡顯構圖的心思及精湛的手藝。

這不是一場使命

爺爺沒要父親承繼手藝,當然也沒叫孫女來擔當。
Miru 父母甚至叫她另外找工作。
這賣少見少的繡花鞋手藝,全因她傾心投入,才得以保留。
她說從小便跟著爺爺到布行轉,看著花厘花碌的布,只得「眼看手勿動」的份兒;今天最愛就是到深水布行左穿右插,買那種布料都由自己話事。
辛苦嗎?
怎會不?到今天,她雖然設有工場,請了學徒幫手,但鞋面的刺繡,暫時仍由自己一針一線慢慢縫。一天,頂多繡到 10 來個。

沒有三代承傳的包袱,快快樂樂守護這門手藝。
不是更美好嗎?

先達商店 since 1958
地址:九龍吳松街 150 – 164 號寶靈商場 1 16 -17 號舖

Facebooksindart 1958 

撰文:陳零
編輯:堂
攝影: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