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收賣的人

中環必列者士街 ( Bridges Street ) 是一條「很香港」的小街。
對你,「很香港」代表著甚麼?
皇冠郵筒?雪山雪糕?手撥電話?
抑或是殖民時期的色彩?

Dhillon Mido 給自己起了中文名— 迪倫澤偉達。像極從前荷里活影星的中譯名字,活地亞倫、湯告魯斯、茱莉亞羅拔絲……

印裔的Mido 說自己根本是香港人,廣東話比英語流俐,四代在香港生活。他成長的歲月也是飲綠寶汽水,吃雪山雪糕,用木羽毛球拍的。

誰吃過牛奶公司雪糕,請揮手。

舊日的足跡

他亦跟許多香港人一樣,會懷緬兒時的玩意。他説過,70 後對香港回歸感受最深,見證兩個時代的轉變,多少也不捨殖民色彩的減退,甚至消失。

這一角亂得像每個家庭的櫃。

然後,他有了收藏的嗜好。開始,只不過是個火柴盒、雪糕盒,「一般都是自己童年的舊物作起點,慢慢會找50 60 年代的舊物,現在特別喜歡找日戰時期的,譬如信件、相片。」他說,有些家庭幾代都住在同一地方,每每一搬家,就會丟掉許多舊物,他就去收。「好想從那些信件、相片中,了解當時的香港。」

未儲過火柴盒?少年,你太年輕了。

要捨才有得

再然後,他就在必列者士街開了Select 18 ,初期專注古董眼鏡、古著,現在店盡頭也有舊式眼鏡店的驗眼儀器及一排排古董眼鏡,但店面更像一家頗有氣氛的雜貨店。很王家的。

時間流逝,就成了記憶。

不過,店面很雜亂的。隨便走進店內,感覺較像尋寶,看見經典可樂、綠寶汽水,心情有點興奮時,轉角又見到手動打字機,即使未用過,也覺得很classic ,然後不經意抬頭又突然見到Dunlop 木球拍。「我是刻意讓東西亂亂的,當然,你在太子大廈開店,陳列講究點,可以賣貴十倍。」回憶,不是為了高價販賣吧?

不銹鋼蒸汽燙斗,經典。

我只在乎「妳」

他說特別喜歡每到附近學校放學時,看著那些小學生走進店,電話亂撥亂按,甚麼都摸,每天如是,只差不敢走去跟他說話。「我樣子看來很cool 嘛,但我喜歡這種小店的情懷。」他是說「我很惡,但我很溫柔」— 很在乎香港的過去,那一段段的歷史,而且對住每件舊物,有點像「會說話的時光機」,可以如數家珍地告訴你其由來和故事。

想當年,不是看電視,就是聽收音機。

舊物是儲之不盡的,他收集了一些,就會賣掉另一些,其中沒有相同的,又會先留起,再等等,收到另一些,才又賣掉那一些。他說店內件件都是珍藏,件件都鍾愛,但都可以出售的。唯一千金不賣是掛在店前的一幅英女皇的畫像。

千金不賣的鎮店之寶。

都說,最捨不得是殖民時期的風光。

皇冠郵筒拆下來的收信時間牌。

人人都有難忘的童年往事

這個識門路的收賣佬也有東西尋不著。「我一直在找當年的雪條棍,彩色中間有通花的,遍尋不獲。」最美好的回憶,是小時候跟當公務員的父親,到印度會參加活動,期間綠寶汽水任飲,「綠寶汽水沒有汽,特別易入口,但香港早已停產。」他亦懷念同樣已停產的雪山雪糕,「我一直覺得比牛奶公司好吃。」

木櫈是Mido 終極心頭好。

話當年,說三天也說不完。他的頭號心頭好,其實是舊家具,特別是圓木凳,現在統統放到葵涌的廠廈陳列室。

Mido 坦言自己很幸運,可以把興趣當作生意,雖然這些買賣未必能賺大錢,但可以讓大家在他那小店尋回失落的舊記憶,都是賞心樂事。

香港就是那個華洋雜處又具高度包容性的城市。

Select 18
地址:中環蘇豪區必列者士街18 A
Facebook專頁:midoeyeglasses  
Instagram: midoeyeglasses

撰文:陳零
編輯:梁敏怡
攝影:壹一